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资讯 >> 文化视界 >> 详细信息

浙江出版大咖推荐什么书?读艺术 也是读历史
信息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联      发布时间:2019-01-07

如果让出版人给读书人推荐“开年第一读”,会呈现一个怎样的书单?

2019年的第一期,我们从浙版书出发,请各大出版社的社长、总编辑给读者推荐一本书。

这些书多数都是2019年1月出版的新书;也有少部分出版于2018年底,但对于读书人而言依然是新鲜出炉。

不知道你的想象中,这个书单是怎样的?

社长、总编辑们推荐的“开年第一读”,占比重最多的是艺术类书籍。

为什么?

物质丰裕,社会稳定的当下,人们对于精神生活的孜孜以求,是最为重要的原因。

所以,书法、古书画、插花、外国艺术欣赏……这些类别的出版物,被出版人赋予十足的匠心。

当然,小生活背后,是大时代的风范。这几年,主题出版仍将持续大热。所以,在谈美之时,很多重磅主题出版物,也将在这一年隆重推出。

《书法的故事》
任平 著
浙江文艺出版社

推荐人:浙江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 柳明晔

本书按照时间顺序,从汉字起源和甲金文字、隶变与书法艺术的萌生讲起,经魏晋、唐、宋、元到明清,介绍了历朝历代的书坛概况及书家名篇等,也分析了书法与诗、文、茶的关系及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书学研究,还加入了作者自己的一些心得。

十个章节均配有大量古代作品图,这些古代作品中,可识读的古文字部分,均旁附有释文,方便读者阅读。

●作者说

任平:书法对于线条的要求是最高的

书法始终是与汉字联系在一起的,而且可以预见,今后书法无论怎样发展,也离不开汉字或具有汉字造型含义的空间形式。书法当然是一种造型艺术,但是它从来不以自然界的具体事物作为造型基础,而是以汉民族的伟大创造——汉字作为造型基础。所以,讲清楚汉字与书法的关系,是本书的要义之一。

如果汉字的书写工具一直同西方人那样用的是硬笔,或者像甲骨文那样使用刀刻,那也绝对形成不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如此丰富多彩的书法艺术。对于汉字的美化,或许会在装饰性和色彩及浓淡上寻找出路。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书法,是与绘画、雕刻等迥然不同的一种具有独立性格的艺术。创作主体所要表达的情感心态与审美积淀之内容,全凭一根根墨线在纸上运行。其轻重疾徐,抑扬顿挫,可以千变万化。而这种具有丰富表现力的线条,唯有中国的毛笔才能够胜任,唯有跟毛笔有关的笔法技巧才能呈现。这种独特的工具和独特的表现技巧,是其他造型艺术所不具备的。书法对于线条的要求是最高的,线条的力度、节奏感、立体感与线条组合的和谐是书法作为艺术的个性化语汇。也正因为如此,“毛笔书写”是一种要求很高、难度很大、需要长期训练的技术。

《古书画名家名作辨伪三十例》
肖燕翼 著
浙江大学出版社

推荐人:浙江大学出版社总编辑 袁亚春

肖燕翼先生是著名古书画鉴定专家。本书收录了近十余年间,肖燕翼参加各大博物馆专题书画展览和学术研讨会所提交的相关论文,其大体属于两个课题范围的研究——

一是“以伪鉴伪”,即以考鉴为伪品书画中的书画表现形态、题跋、藏印以及相关著录、文献记载等材料,联系、发现存在相同或类似问题的一些传世作品,显现出它们似是同一时代、同一些人甚或是同一人所作的伪书画;二是围绕清宫藏书画钤加乾隆御玺的相关规定、规律,发现了一些钤加伪玺印的书画,其中涉及一些传世名作,故予以考鉴、辨伪。

此外,还有数篇文章针对一些传世宋元“孤品”书画作重点鉴考,以多种考据揭示作品中存在的问题。

●作者说

肖燕翼:古代书画鉴定任重道远

依本人近年来的研究实践,体会到对于古代书画的鉴定,依旧任重道远,至少在两个方面依然需要重新审视。其一是迄今被认为是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名家名作,却并非是无懈可击的书画珍品;其二是一些书画家的作品,已被揭示出为其子弟、门生代笔,或有干脆仿伪其书画的现象。他们的仿、代作品依然充斥于各公私收藏单位,或流行于市场中,其数量不亚于这些书画家的真迹作品。

此外,还有一些书画家的仿、代者,迄今尚未被揭示,或者其作品偶有揭示,远未被研究、收藏者所知晓其为仿伪之作,甚至被当作被仿书画家的典型作品。这里所说的仿、代者的仿作,是专门精研一家并用“自由创作”的方式予以仿书、仿画而出,颇能混淆人们的辨识。此类揭示的鉴定研究,老一辈鉴定家均有专题讨论,体现着当代鉴定研究的重要成果和水准。同时昭示后来者,类似的专题研究远未完结。

《明嘉靖刻本历代名画记》
唐·张彦远 撰 毕斐 点校
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推荐人: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社长 祝平凡

《历代名画记》为中国第一部绘画通史著作,被誉为“画史之祖”,是研究古代中国文化的基本文献。

现存《历代名画记》诸版本源流不清,导致学者在校勘中版本选择失当,因此,在版本方面正本清源是惟一的选择。

毕斐教授研究《历代名画记》十余年,他认为明嘉靖本是后世现存各种传抄刊刻本子的祖本,最为接近此书原貌。他搜集了此书现存各种版本,一一校核,就其版本所承剖析入里,做出了令人信服的研究。

●点校者说

毕斐:《历代名画记》,如画史中的《史记》

《历代名画记》的写法借鉴司马迁《史记》,有史有论,所记画史从黄帝时代直至他所处的时代。而这三千年遗存画迹迄今所见多为墓室、寺观所出,出自诸如陆探微、卫协的赫赫名迹早已不知所终,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则可弥补这一缺憾。因此,这部著作成为研究中国古代画史的必读书籍;就此而论,余绍宋评此书为“正史之《史记》”,颇为公允。

就现存文献可知,至少在两宋时期,《历代名画记》已成为知识阶层习见的读物。而此期《历代名画记》传抄刊刻的本子目前不知是否尚存天壤。

迄今所见《历代名画记》最早的本子为明嘉靖间刻本。此本存世不多。就我所见所知,国内公私收藏九家,国外公私收藏四家。

我经眼嘉靖刻本《历代名画记》几十部,以天津图书馆藏本品相最佳,较之其他藏本墨色清晰,版框完整。因此,本书选用天津图书馆藏本影印。此本卷一、卷二有无名氏所作句读和零星校改,多为随读随批,率尔操觚,时见不妥之处。

《茶室插花与清供》
觉简 著
杭州出版社

推荐人:杭州出版社副社长 尚佐文

本书按季节对茶室插花进行了创作,按有名之供与无名之供对清供进行深入解析。为了让更多的爱好者也能掌握其中奥妙,篇中特别设有关于茶室插花的技法与传统花材的运用讲解,是一本将花道技法运用于生活的入门指导书。

为了让读者尽享茶室插花的乐趣,本书从“型、器、技、意”四个方面解析茶室插花的风格特点,让人体会到不一样的小原流(日本花道流派之一)作品。

●作者说

觉简:将诗与花相结合

“茗赏者上也,谭赏者次也,酒赏者下也。”明代著名文学家袁宏道在《瓶史·清赏篇》之首就将茶与花进行了完美组合。“插花不可太繁,亦不可太瘦,多不过两种三种,高低疏密,如画苑布置方妙。”本书中的茶室插花正是遵循《瓶史》的基本要求所做的尝试。

从四年前开始,我对中国传统文化最鼎盛的唐宋时期竟然没有完整的插花记载产生了深深的疑虑,在惜字如金的唐宋时期文人们会不会把技法藏到了诗词中了呢?因着这个大胆的设想,为了能从诗词中寻找关于插花的技法与典故,我尝试了为期五百多天的“一日一诗”练习,以花入诗,以诗显花……

虽然因为涉猎尚浅还无法做到得心应手,也可算是略窥门径,“清净自然,形简意丰”,诗与花的结合将是我后续深入学习的重点。

《写给孩子们的图画史》
[英]大卫·霍克尼 马丁·盖福德 著
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

推荐人: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社长 胡小罕

大卫·霍克尼是谁?艺术圈对他很熟悉,但普通人或许只听说过他的名字。

2018年11月16日,81岁的大卫·霍克尼的代表作《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在佳士得纽约最终落槌8000万美元。大卫·霍克尼成为“最贵”的在世艺术家。

这本书里,大卫·霍克尼用独特的视角透析图画的世界,他将一场轻松愉快的三万年图画欣赏之旅作为送给孩子的礼物。

达·芬奇《蒙娜丽莎》的朦胧诗意,扬·凡·爱克《阿尔诺菲尼夫妇像》的精细宛然,歌川广重《东海道五十三次》的秀丽典雅,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苍茫雄秀,图画史上的七十幅经典名作,大卫·霍克尼娓娓道来。

●作者说

大卫·霍克尼:《匹诺曹》里有中国风

我认为沃尔特·迪士尼是美国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你说谁是20世纪30和40年代最有名的明星?是米老鼠和唐老鸭啊!他们迄今还很受欢迎。

如果你一帧一帧地看动画电影《匹诺曹》,就会觉察出匹诺曹和乔佩托被吞入鲸腹的过程是多么精彩。他俩在鲸的肚子里点起火,逼这家伙打嗝儿,接着是个精彩片段,表现两人从鲸鱼的肚子里被喷出来。接下来的场景是鲸追着他俩,筏子在风暴里颠簸着,末了两人被抛上海滩。

当我注意到这段动画表现时,我被震住了。有些片段描述白色的泡沫盒波浪的漩涡,看起来活像中国艺术和日本版画。迪士尼的动画师除了观察海水的照片,显然也看过中日艺术。描述匹诺曹和乔佩托两人被抛上海滩的那一段里,海水带着泡沫冲刷上岸,接着再沉入沙滩,真是精彩。

《达里奥·福聊绘画大师》
[意]达里奥·福 著 白旸 等 译
浙江摄影出版社

推荐人:浙江摄影出版社社长 管慧勇

本书脱胎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达里奥·福在意大利电视台所做的以绘画大师为主题的讲座。他以其擅长的讲故事的方式将绘画大师的生平和创作娓娓道来,并对大师的经典作品进行了视角独特的解析。

除了文字叙述,书中还收录了达里奥·福亲手绘制的插画,对大师的传奇人生和艺术创作进行了风趣、直观的视觉呈现。本书阐述了达里奥·福对艺术史严谨而不流俗的观点。

●作者说

达里奥·福:

让达·芬奇解开我们身上的束缚

我们已经观察了拉斐尔是如何将优雅和精致呈现在自己作品中的。这种优雅,有形成小家子气风格的危险,但在佛罗伦萨,拉斐尔的优雅遇到了重要的改变。在工作中,拉斐尔发现他可以近距离观察,用手触摸到特殊的品质。这些画家和雕刻家不只是在讲悲剧故事和节庆活动。拉斐尔在他们的作品中读到了厚重的思想,对不公正的愤慨,对施权者的反抗、愤怒以及抱着必死信念的努力,因为世界变了。

现在我也相信:达·芬奇曾在米兰或者布里安扎的低丘缓坡上展翅飞翔!我真心希望达·芬奇能够飞回到我们现在生活的伦巴第大区的米兰城,这个充满问题、创意贫瘠的城市,这个缺乏勇气和慷慨气概的城市。这个缺乏创造力的城市唯一不缺乏的就是赚钱的创造力了。我们身上系着的吊带使我们只能像养鸡场中笨拙的阉鸡一样跌跌撞撞地低空飞行,而达·芬奇恰恰可以解开我们身上的这层束缚。

(原标题《读艺术,也是读历史》。编辑 高唯)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