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看透人生 却还是得做点什么
信息来源: 丁思諓 北青艺评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7-05-16

        在当代戏剧舞台上,莎士比亚的戏剧之于导演,如同规定动作之于体育选手,几近于“导演力”的试金石。因莎剧的剧情为世界观众熟知,所以各国导演都喜以之为素材,或阐释,或解构,一浇块垒。此次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带来欧洲导演卢克·帕西瓦尔为俄罗斯圣彼得堡波罗的海之家剧院排演的《麦克白》,乃是一版将麦克白的“内心戏”以当代戏剧手法推演到极致的改编。

        戏未开始舞台上已布满影影绰绰的烟雾。开场后,我们只见到横置交错如密林般填满大半个舞台空间的吊杆,长发曳地的半裸女巫坐在杆上,剧中的大部分人物着现代装背对观众,唯有身体臃肿衣冠不整的麦克白一人跪在舞台前方,面前是一只水桶,背后是一根对角线一般分切地板、将他与他者隔开的长杆。在第一句台词之前是近十分钟的沉默,麦克白将头浸在水桶中直至缺氧大口呼吸,让人分不清弑君的时刻究竟是已经发生,还是即将发生。

        剧中的事件不是被演出,而是被讲出。尽管原作的事件顺序没有被改变,舞台呈现却展示出一种时空交错的混乱之感。这不是传统意义上展现人物行动及其心理变化的现实主义表演,舞台上的麦克白从一开始就在癫狂的状态之中,这份癫狂是他欲望、幻觉、想象的集合,仿佛在他获胜加爵、遇见女巫、会妻杀王、称帝身死之前,癫狂就已经贯穿了他的身心,我们分不清他的讲述,哪些是既成事实,哪些还未经实施。呢喃自语与絮絮讲述使他仿佛开了上帝视角,早已看穿一切。其他角色的移动大多缓慢而轻忽, 再加上幽暗的灯光,颇有表现意味的现场音效,整台演出呈现一种跟“地气”两个字完全相反的幻影质感。

        我们还可以发现,本剧的文本被重构过。英文原著被翻译成俄语再翻成中文,几重转译之后字幕显示出了一种奇异的陌生化效果。尽管我们熟知剧情,却发现剧中的人物个个讲起话来宛如出口成章的诗人,好像事情根本不是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激不起他们情感的波动。如此,言语失去了它的影响力,动作被消解了,情节被模糊了。至麦克白夫人在麦克白接连杀死邓肯、班柯与麦克德夫夫人之后,突然念出贝克特《美好的日子》中的片段时,这条“反戏剧”的脉络就变得更加清晰起来。

        这不由得令人联想起比利时戏剧家梅特林克提出的“静态戏剧”理论。梅特林克的《群盲》《闯入者》等剧充满了象征,缺少外部动作,语言含义隐晦反复,均表现一个在静止中呈现出沉默如谜富于哲学意味的世界——即人的精神世界。而贝克特又深受梅特林克的影响,二战之后,人们无法再用理性解释和面对这个世界,嘲笑和迷惑取代了信仰,人生显得空洞虚无。贝克特从小丑表演与默剧中吸取养分,无意义的动作仅以其自身表达其存在,琐碎的絮叨意指终极的沉默。反戏剧的脉络到上世纪70年代后继有人,曾来华演出《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的美国戏剧家罗伯特·威尔逊,便是构筑视觉剧场的高手。他的作品中,台词缺席,情节让路,夺人眼球的是明丽如梦的置景与缓慢行走其中如同活雕塑的演员。剧场的被观看价值不再建立在传统的戏剧结构之上,而是与当代艺术、美术、舞蹈相联结,这样的视觉转向已然成为当代戏剧的潮流。

        如此,我们便可以解释卢克版《麦克白》对许多中国观众而言为何难于欣赏。导演借用各种看似费解的手法调动我们对麦克白当时心境的共感,以视觉语汇构建出一个残酷而又阴霾的世界,以层出不穷的意象与象征性的动作来反映人物的精神世界。理解这出戏要靠感受,而不能提前带上答案。裸身随形舞动的女巫,像伊甸园里的蛇,时刻撩拨着这对丢失了道德与信仰,内心蠢蠢欲动而不惜只身涉险的亡命鸳鸯。水使人清醒,却浇不熄对权力的欲望,酒令人胆壮,却抑制不住杀人时的手抖心慌。可是他一早便知道,人生不过是行走的影子,是拙劣的伶人演出的戏,每一个明天只不过是通向死亡的道路。由于预知,麦克白恐慌而孤独,在舞台上他从未走出过背后横杆隔离出的那一隅空间。若不是麦克白夫人色诱邓肯王以逼迫麦克白弑君,他或许并不愿真的去抢夺那顶纸做的王冠,将一切真正终结。看透权力是虚无,却又不能不做点什么去填满人生,麦克白只能借抱紧妻子大腿,用妻子的肉体来获取片刻欢愉,教唆自己采取行动。杀人,杀人,然后还有什么可以追逐呢?麦克白夫人与其说死于罪恶感,不如说死于欲望满足之后的空虚,留下麦克白一人在狭窄的钢管丛林和鬼魅的他人之间,找不到出口。面对复仇的利剑,死亡似乎反倒是一种解脱。

        这个肥胖、絮叨、略显呆滞、被命运玩弄的麦克白,唤起的是一种我们平素不愿直视的感觉。我们可以用修图软件把生活修理得五光十色,但或许在内心深处我们焦虑而癫狂,空虚而迷惑。我们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明天忙碌奔波,借以逃避孤独。从这一点来说,这一版《麦克白》很当代,只是排场不够花哨绚丽,不足以作为谈资,小而不美,甚至让人刺痛。或许这就是导演想要坚持的表达吧。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