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黑夜不黑,因为有光 ——评舞剧《永不消失的电波》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8-27

陈娅秋:黑夜不黑,因为有光 ——评舞剧《永不消失的电波》

 陈娅秋  

剧场的空调很冷,手心却汗涔涔的,看《永不消逝的电波》之前,脑子里无法构想一部谍战题材的舞剧还能这样表现。

能以“谍战”为题来创作一部舞剧,不仅是艺术创作者的勇气,也是一种智慧。这种智慧抓住了题材的特殊性,更独辟蹊径地用舞蹈去丰富了主题。“永不消失”是舞剧的隐喻,也是舞剧最动人之处。

上海解放前夕,黑暗笼罩着所有人。中共地下党员隐姓埋名,活在黑暗里,搜集情报伺机给对手致命打击,却要提防随时到来的杀身之祸。

音乐响起,简单的人物介绍后,便是一场由无数摩斯密码幻化的倾盆大雨。随之,男子持伞群舞开场,简单划一的动作,干净利落,冷酷无情。穿行其间的主角——中共地下党员李侠、兰芬,将一触即发的大环境和核心人物一并交代清楚。没有花哨的技术技巧,开场寥寥几个场景便奠定了整个故事的基调与氛围。

没有文字语言的舞剧,或许更具力量。当我们用舞蹈去表现故事、传达情感时,舞蹈便不止是舞蹈,每一个动作都是一把刀,划开整个故事,将活生生的一个个人物解剖给观众。在这里,所有夺人眼球的绚丽队形,以及舞种上的形式风格和动作技巧,都是人物情感与人物性格构成世界的直接呈现。所幸,舞剧《永不消失的电波》构建的世界,有故事,有人物,有舞蹈,也有艺术。讲故事上,那些闪回、倒叙、内心戏外化、不同时空交错等等艺术手法的运用,声光电等舞美的运用,都让情节跌宕起伏,又充满创意亮点。以李侠办公活动场景为例。当视角随李侠走进其潜伏的敌方办公区,在这个场景里,出场便是一场整齐划一的办公室群舞,舞蹈动作和律动设计,让办公室呆板、机械、忙碌冷漠的办公形象呼之欲出。而同一场景的第二次群舞,此时女特务柳尼娜撕去伪装面纱,因而整场舞蹈充满了猜忌、恐怖和紧张的氛围。此外,很多同样的场景,在表现手法上却各不相同。比如电梯,第一次用光效精彩实现李侠坐电梯,交待他潜伏的地点;第二次则用舞蹈动作——绷脚尖向上延伸再落地来表现一群人坐电梯,第三次则是柳尼娜、特务伪装的摄影师和李侠精彩的三人舞,狭小的空间里你来我往,动静结合。这种既符合生活现实,又充满创意和艺术想象力的片段,在剧中随处可见。对于舞剧,没有什么比它更震撼人心。女子旗袍群舞,舞姿曼妙却暗藏杀机;男子特务风衣群舞,凶狠冷漠,杀气腾腾;街巷晨起群舞,轻盈跳跃,充满了生活气息。而毫无争议最令人惊艳的便是剧中将近十分钟的一场女子群舞《渔光曲》,如梦如画,等候丈夫归家的女子们,蒲扇轻摇,忧心盼归。整段舞在全剧紧张的氛围里,是难得的美好松弛。托尔斯泰说:白中有黑,黑中有白。人物也好,故事也好,正因为有了美好,才让黑暗如此黑暗。这段女子群舞,最终融成了一种在紧张黑暗的历史画布里,变成一种带着女性独特柔美的舞蹈”画意“的表达。说到这里,不得不感叹,周、韩两位导演对女子群舞编排的“恐怖”实力,无论是《沙湾往事》里的“雨打芭蕉”,还是《花木兰》中的“执镜齐舞”,两人都把女性的美通过舞蹈的律动展现得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而在《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群舞的力量让我们不仅看到了一部谍战片的惊心动魄,也看到了基于舞蹈叙事对谍战题材别具一格的解读。要讲好这个故事,人物的塑造同样十分重要。

曾一度担心如何只用舞蹈去推动剧情发展,因为在舞剧的编排中,舞蹈真正重要的是表达意义的行为,而不是讲述情节的”哑剧“。剧中人物的舞蹈应该是属于这个人,而不是强制加上去的反应,遵循故事逻辑,通过画面、场景的连续发生而产生意义。在这部剧里,无论是大群舞,还是单人舞、双人舞、三人舞,《电波》没有让舞蹈成为讲故事的牵线木偶,它灵动地编织成各个意境,编织出人物的情感。

以主角李侠为例,作为一个地下工作者,自带的属性决定他的舞蹈是内敛而深沉的。拉出他的人物线,不难发现他的身影出现在各个群舞里,但往往总是匆忙地行走躲避,收紧的上半身动作表现着他的小心翼翼。即使在双人舞和三人舞里,他的舞姿也不是大开大合的释放,而是克制的展现。

但恰恰如此,代表那一束光,那永不消失的电波的李侠,让我们看到一个地下工作者如履薄冰地生活,依然坚定的革命信念,纵使流血牺牲,依然不悔坚持的人物形象。正如剧末所写“长河无声奔去,唯爱与信念永存”,是他冲破了黑夜,给了我们一个信仰的方向。

再看剧种的其他人物:裁缝小学徒天真朝气,舞姿是大开大合的精彩;女特务柳尼娜冷艳奸诈,舞姿柔中带傲,连脚尖都带着试探和心机;黄包车夫与三名特务的周旋时,舞姿干净利落又技巧叠出,是惊险状况下无畏无惧的果断;学徒闪回时,和李侠裁缝的三人舞,舞姿顿挫有致,张弛有度,是悲痛难掩,是痛惜不舍。

而最后诀别时,朱洁静和王佳俊的双人舞,画面多维度,多空间地展开,在一段舞里将两人相识、相知、相恋以及共赴革命之路的过程展现出来,手法令人欢喜之外。值得一提的是两人的双人舞编排,不似上半场的短短几分钟,这里故事将要结尾,他们的情感也积累到迸发的边缘,由此化为舞蹈,在众多的托举、翻腾、旋转、柔软度、控制力里,是感情世界里无声的相依相恋,是对革命的一腔热血。两人高度默契的动作配合,自然的情感流露,都让这一段成为了整部剧的一个记忆点。

舞剧结束,掌声久未平息。掌声是给舞者的,因为他们高水准的舞蹈完成度,掌声是给导演的,因为他们极具魅力的艺术创造力了,掌声更是给剧中的人的,因为他们黑夜会过去,电波永不消失。多年之后,依然会有人记得这部舞剧《永不消失的电波》。因为好的作品会说话,在一个艺术多样化的时代,有主题,有质感,有温度的作品,无需多言,自有更多的人走进剧场去。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