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人性美的悲剧演绎——观青春版《琼浆玉露》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9-10

人性美的悲剧演绎——观青春版《琼浆玉露》

原创: 阳光正好 宁波有戏 2018-10-08


越剧,因于江南温和秀雅的文化土壤,长于抒情,多以“才子佳人”题材“深耕细作”。青春版《琼浆玉露》没有脱离这个传统。

演出结束的时候,身边几位年长的观众在交流,说戏的结局难以接受,要是太子早一点赶到,女主角就不会喝毒酒了,一个字——惨!我点头深表赞同,但心中窃喜,或许这就是演出的成功之处。悲剧,一个来自西方的词汇,把主角与现实之间不可调和的冲突(包括命运、环境、社会等)及其悲惨结局,统统笼络。诚如鲁迅先生所言,“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这正是悲剧的魅力。从观众的所观所感中,我对青春版《琼浆玉露》的悲剧性感同身受,但同时我也注意到了其中人性美的匠心演绎。

忠贞不渝的爱情美。

《琼浆玉露》一开场,以传统的才子佳人故事展开,但一见钟情、私定终身,在一定程度上体现着爱情的自由和自主,相比较指腹为婚、父母之命来说,已是一个进步。随着剧情的推进,太子对自主婚姻的追求初心不改,即便在君权、父权的施压之下,敢于冒着放弃荣华富贵、东宫太子的危险,私自出宫、拯救自己心爱的恋人,把对爱情的忠贞不渝一以贯之。女主角韦姗阳对定情信物明珠有特殊的坚守,平时什么东西都可以给任性的“妹妹”,但是唯独这个明珠不可以。即便后来,知道与太子本为同胞妹,今生无法成夫妻,但她依旧期盼着“来生”再续前缘,无论是天上比翼鸟,还是地下连理枝,都无不显露着对自主爱情的歌颂和赞美。然而,悲剧就是要把这些美好给“捣碎”,私定终身却是一场注定的失败,自由恋爱却是注定不能结果的恋情。

血浓于水的亲情美。

本场剧的高潮部分在饮毒酒的环节,青年演员们真正把亲情演绎得浓烈。韦阁老受命以毒酒赐死亲生女儿姗阳,一开始是君命难违、舍女保全家,但是随着良心的发现和自责,慢慢放弃了天真的幻想,一步步回归到父亲的角色,逐渐展现人性亲情的一面。他的再看一看女儿的心理,希望时间走慢一点的奢望,乃至干脆要自己饮酒自尽的决绝,才挺立起一个刚正父亲的形象。母亲对“只要儿子”的亲情呼唤,对阁老“虎毒不食子”的厉声讽刺,更是把剧情推向新的矛盾点。然而,正当父亲从迂腐懦弱走向坚毅时,舍己为家的亲情力量还是让姗阳先饮毒酒,亲情让悲剧成就,悲剧中更显亲情力量。当然,我也怀疑是否编剧故意以“韦”赐姓阁老,难道阁老的出场就是一种“伪”的反讽!

 玉成善事的利他美。

主角的戏份往往比较集中,但也不可忽视了配角。个人以为,姝阳公主演得颇具个性,虽然娇生泼辣,但得知姗阳非亲生姐姐,即将惨遭毒酒时,想方设法通知太子去积极营救;福王一向放荡不羁,对太子的自由恋爱十分赞赏,关键时刻也是拔刀相助,掉包太子帮助救援姗阳。这些剧情对整个戏来讲,都是成全他人的美谈,足以让观众认为,没有他们的帮助和利他,似乎整个戏就演不下去。配角的精心设计和成功出演,为整部戏增色不少。当然,最后还是没有达到部分观众心中求大圆满的设想。但是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支持这个悲剧结尾,即便收场显得太过仓促。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