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西湖论坛”——嘉宾与你面对面(十一)
信息来源:ljxh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9-23

第五届“西湖论坛”—“致敬70年:青年文艺与国家形象”


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第五届“西湖论坛”,以“致敬70年:青年文艺与国家形象”为主题;以主题论坛、圆桌论坛、名家论坛交叉进行的方式结合当下文艺发展及各艺术门类创作的实际,围绕“融合”“网络技术”“融媒体”“新技术革命与新创作”“新艺术发展与新评论”等关键词;以跨艺术门类综合研讨的方式,从不同视角聚焦新时代、新青年、新文艺、新媒介、新时代国家形象。

论坛将于2019年9月19—22日在浙江杭州举行。

因为人数的限定,有很多业内精英不能与会,特辟“嘉宾思想观点精华”专题,把与会嘉宾的文章核心观点推荐给你,每期推出三名嘉宾,让你先行参与头脑风暴。

(排名不分先后、以嘉宾论文提交时间为序)


文章观点摘要


《书法繁荣的助力,还是书法异化的推手?——对当代书法展览机制的批评》

李剑锋

(北京印刷学院教师、博士、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当今书坛最大的问题是文化精神的缺失、书法内涵的自我矮化。

书法的本质是文人内在精神的一种外现形式,它天生带有一种精英属性。

我不是在宣扬精英主义,大众当然有参与书法学习和创作的权利,但是我认为大多数人的参与应该是将书法作为一种非功利的、自我陶冶的手段和娱乐方式,而真正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专业创作者,应该属于文化精英阶层。

所谓的“功利”,就是以书法的手段而求“名”和“利”。书法原本是高蹈的,是内求的,然而,如果将目标指向名利,那就是一种异化。

在展览机制下形成的“展览体”充分体现了当前应展书法创作中的模式化、套路化、形式化、工匠化的倾向,缺乏审美的多元性与丰富性,使得国展成为了一次技术、技巧、形式设计能力(或模仿能力)的集体检阅,参展创作成为了情感缺失的炫技,这和书法的艺术本质是相背离的,也是一种异化!

书法的核心是其文化内涵,而艺术的本质是情感的符号化表达,“展览体”的要害在于形式和内容的倒置,技巧和情感的倒置。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神采”是什么,我认为,应该是书法作品所散发出的文气、清气和正气,而展览作品一味求新求奇,就恰恰缺乏了经典作品中的正大典雅之气,展览作品一味强调形式、技巧,就恰恰丢失了经典作品中以情动人的力量。

引领我们书坛的专业力量,尤其是有导向意义的展览评审,应该把眼界放开一些,思想更具有包容性一些,要倡导多元审美风格的并存,尤其是应该倡导当代书法多一些文气、清气、正气、大气,少一些俗气、躁气、邪气、妖气。


《网络文艺:文化融合与媒介融合的双重命题》

郑焕钊

(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在产业经济、媒介融合与文化治理的共同作用下,网络文艺从根本上带来了社会多元文化主体的崛起、文化的分众圈层与审美分化的趋势,以《乐队的夏天》为代表的网综节目正是其表征;但另一方面,也因为网络文艺与青年深度互动的文化效应、移动媒介无孔不入的渗透效应、以及网红经济有效转化的粉丝效应,推动了文化与社会的多层次融合:

首先,以《哪吒之魔王降世》为代表的爆款动画,显示出中国古典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的在网络时代所遵循的文化逻辑,无可避免地内蕴在以《悟空传》为代表的网络文艺对全球性流行文化与古典传统文化的中介性之中,其内在的主题、形象及其引发的争议,呈现出网络时代青年文化形象自我建构的特征,也显示出网络文艺在今天文化融合中的重要的中介作用,不了解这一机制就难以理解和面对当下及未来中国文化融合的命题;

其次,网络文艺已经成为当下流行文艺当之无愧的主流形态,在文化治理不断加强的情势下,网络文艺经历精品化转型,其文化与审美品质的提升及其独特的媒介经济形态,使其产生了极强的媒介融合的影响力,不仅在内容生产上,网络文艺对传统文艺从内容到形式产生影响与扩散,而且网先台后、网台同步已然成为传播趋势。

更为重要的是,网络文艺的平台化,一方面表现为以抖音等为主导的短视频,其媒介思维及其表达形式推动各种不同文艺媒介、文艺与文化、文艺与社会的融合;另一方面,以网络综艺为代表的“文艺平台化”趋向,成为包括城市形象重构、非遗创新传统……的重要手段。

“微视觉”与“大中国”,不仅关涉着媒介融合与艺术融合的机制,而且还涉及文化认同与视觉批评的复杂逻辑,这一命题同样在今天显示出其迫切性。 


《建模“新青年”:戏剧新文化中的“出走者”与“抗争者”》

方冠男

(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学院教师、苏州大学文学院博士研究生)

对于文化建设而言,人格建模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艺术作品,是传播模范形象的最佳载体,人们通过艺术作品,渐渐接受、认同人格模范,于是模仿、甚至是主动参与建模。此类建模,同类者有如美国好莱坞文化中的“美国英雄”建模、中国军旅文学中的“中国军人”建模、欧洲中世纪文学中的“骑士与鲜花”建模等。

新文化运动中的“新青年”建模的整个过程,也是如此,自戏剧新文化开始,中国社会领域里,出现了大量的出走且有抗争精神的“新青年”,在其后建设新中国的历史进程中,他们发挥了巨大的历史作用,共同构建了新的中国。

建模“新青年”,是一个历史过程,从新文化运动开始,《新青年》开始翻译介绍《娜拉》开始,模范“新青年”的形象,就一直保持着“出走”的姿态,其后,又在南开新剧团和洪深“农村三部曲”的情节中,赋予里理智而顽强的“抗争”行动。沿着这样的历史走向,“新青年”建模,应在这样的两大特征里,显现出更丰富的空间,但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爆发,时代的“新青年”,终于被“风云儿女”的新模范替换。40年代以来,“出走”与“反抗”不再是青年最重要的特质,全民抗战、同仇敌忾,成为了历史主潮。

尽管如此,戏剧新文化中的“新青年”,确乎因其典型的“出走”与“抗争”,成为一种身份模范,在后世依然不断激活着不同时期的“青年”,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们会一次又一次地再度与青年“出走者”与“抗争者”重逢,如苏童、残雪、刘索拉、韩寒等人的作品。历史恰如也是这样发展,正是新一代不停地通过出走和抗争,开拓出新的空间,发掘出新的观念,历史才能源源不断地延续下去。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