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西湖论坛”——嘉宾与你面对面(十二)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9-23

第五届“西湖论坛”—“致敬70年:青年文艺与国家形象”

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第五届“西湖论坛”,以“致敬70年:青年文艺与国家形象”为主题;以主题论坛、圆桌论坛、名家论坛交叉进行的方式结合当下文艺发展及各艺术门类创作的实际,围绕“融合”“网络技术”“融媒体”“新技术革命与新创作”“新艺术发展与新评论”等关键词;以跨艺术门类综合研讨的方式,从不同视角聚焦新时代、新青年、新文艺、新媒介、新时代国家形象。

论坛已于昨天在浙江杭州闭幕。

因为人数的限定,有很多业内精英未能与会,特辟“嘉宾思想观点精华”专题,把与会嘉宾的文章核心观点推荐给你,每期推出三名。

(排名不分先后、以嘉宾论文提交时间为序)


文章观点摘要


《西南当代油画艺术品牌的构建——以“花桥纪?桂林油画展”为例》

陆丽娟(广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中国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

恰当的策展理念、独立的艺术家团队以及特殊的场域,能使艺术创作活动推向更高的学术平台。

西南地处祖国边疆,具有独特的人文环境资源,但在地缘方面也存在客观现状,因而,构建区域艺术理论体系成为当下西南当代艺术重要的研究课题。

桂林油画艺术在创作、研究及对外文化交流活动等方面具有独特的见解与途径,以五年为一个学术周期进行逐年推进的“花桥纪·桂林油画展”,现已历时三届,参展艺术家所具有的强大活力和创造力,发展趋势有目共睹。同时,解读阐释每一届策展理念,构建西南当代油画艺术的重要概念和核心价值,明晰该艺术项目迅速得到全国美术界广泛认可的内在因素,是讨论该案例的重要前提。

“花桥纪”选择与桂林市花桥美术馆合作办展,立足本土文化艺术的精神气质,在建构区域文化语言体系上做出了关键性的选择,同时也开启了独特的文化之旅。

在艺术家创作心性与风格方面,策划团队为了更好地体现因创作倾向、风格样式和材料形式等学术定位的差异,也为了彻底地尊重每一位艺术家的创作初衷,鼓励多维理念、多元风格、多样形式的参展作品,从个人的经验出发,围绕地域间的文化差异与价值认同;艺术核心与区域边缘的有效转换;个人主观意识与群体创作背景的融合互动等方面,积累了非常值得探讨的经验。

因而,文字的诠释或批评的介入,“花桥纪”将被纳入本土艺术学的建构体系,在中国当代艺术的现代发展要求和本土艺术的文化特性关系里,也必将展开有效而系统化的研究与建设。


《类型融合与东方审美——当下电影创作的新路径》

宋展翎(中国影协理论研究处处长)

电影虽是舶来品,但从其诞生之初就深深植根于我们的民族文化土壤中。

百余年来电影创作者始终从我们的中华传统文明中汲取营养,使“舶来”的技术和手段为我所用,创作出了一批独具中华美学风格的电影作品。但近些年,随着电影市场的逐步开放和全球一体化时代的到来,面对与好莱坞大片的正面碰撞,国产影片创作更多的是在模仿和借鉴。

因此,在符合当下观众的审美心理和审美需求的前提下,如何在影片中展现出属于我们东方地缘文化的独特个性,尤其是在全球一体化的商业化时代中,如何在电影中展现我们的中华审美风范和民族化的美学风格,是值得我们创作者深思的课题。

回望近些年的国产影片创作,我们欣喜地发现,越来越多的国产影片开始有意识地注重民族化的美学风格,在题材选择、核心理念嵌入、电影语言风格等各个方面都有所体现。

类具有东方神韵的意境之美是中国传统美学的核心范畴之一,各类传统艺术门类皆以此为审美追求和文化品格。在一百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意境美学也深深地影响着历代中国电影人,逐步形成了具有东方意境美学特征的诗意电影形态。其基本精神在于注重对作品表意空间的创造性建构,体悟天人合一、物我和谐的境界,这与中国文学艺术的审美传统是一脉相承的。

注重东方诗性意境的营造是百年中国电影艺术富有民族特色的审美品质,对中国电影形成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品格有着重要的作用,更是我们在当下东西方文化博弈中,与西方艺术进行交流和对话的重要文化根基和美学自信。

中华民族在数千年的文明史中,不断融会外来文化,逐渐确立了自己独有的审美方式、美感构成和审美价值取向。近些年,我们的国产影片以现代技术和类型化叙事为依托,做出了当代语境下的东方审美文化阐释。


《让喜剧照进现实——当下喜剧创作漫谈》

徐健(《文艺报》艺术评论部副主任、副编审)

相当一段时期以来,与电影、电视、网络视听节目喜剧、闹剧作品密集涌现相比,剧场里、舞台上的喜剧逐渐成了一个被多数创作者冷落的缪斯,以至于开心麻花的成功成为了喜剧市场的标杆和方向,一时间竞相追捧者、模仿者络绎不绝。而随着信息交流、传播媒介的日益丰富,社会娱乐、休闲方式的渐趋多样,本应为“春天的神话”的喜剧却遭遇了“倒春寒”的侵袭。

喜剧的创作不单单局限在舞台上,它也是时代的折射,更是文艺大气候的反映,关于喜剧美学、理论的探讨亦是如此。在喜剧创作、实践并不旺盛的情况下,任何关于喜剧理论的升华和延伸的讨论几近奢望。

探讨当下喜剧还是要建立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如果不过多纠结与喜剧的概念本身,目前的喜剧创作表面上看,带有喜剧性风格和特色的作品并不在少数。但是真正可供作为艺术现象进行评论、作为喜剧作品加以探讨的,却是凤毛麟角。

与此相对应,喜剧的内涵、外延也在众多的创作实践和媒介传播形式上发生着变化。在媒介日益发达的当下,喜剧的呈现方式看似多样,实则单一。娱乐化倾向正成为喜剧实践的一种常态。

娱乐是喜剧创作和接受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要素,但是仅仅为了搞笑而搞笑,把娱乐作为喜剧的主要诉求,把幽默仅仅看作是乱开玩笑,这何尝不是对喜剧本身的一种偏见呢?喜剧需要娱乐精神、游戏精神,需要滑稽、笑剧、闹剧的加入,但是更需要文化和思想的注入,有鲜明的价值立场和叙事智慧。

历史上,我们曾经有过的喜剧实践、喜剧理论探讨,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对今天的喜剧创作带有重要的启示和借鉴意义。

目前,严格说来,中国喜剧创作是稀缺的,喜剧作品在每年的剧目总产量里所占的份额少的可怜。对于笑和幽默,不少创作者变得越来越谨慎和小心,唯恐在放松中滑向了俗气和平庸,甚至触碰了现实的底线,更何况在作品中把笑和幽默作为主要手段,去表达内容、承载思想。

喜剧,确确实实到了需要静下心来认真思考的时候了。

面对当下的现实语境,喜剧创作和研究都需要智慧和魄力。

目前而言,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我们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我们向哪里去。而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应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的培养,只要有剧目,就可以让喜剧的园林四季常青。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