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评论特刊(25)
信息来源: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11-06

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评论特刊(25)

《审判日》的评论


《审判日》

导演: A·B·舒基

编剧:A·B·舒基

主演: Rady Gamal / Ahmed Abdelhafiz / 沙希拉·法赫米 / Mohamed Abdel Azim / Osama Abdal等

制片国家/地区: 埃及 / 美国 / 奥地利

剧情简介

Beshay是一位已被治愈的麻风病人,但他自童年起就从未离开过位于沙漠之中的麻风病院。在他的妻子失踪后,他第一次决定离开这里,踏上寻根之旅,一匹驴子和驴背上的几个行囊便是他的全部家当。在路上,他遇到一个努比亚孤儿并与他结伴同行。两人共同穿越埃及,直面这个世界的罪恶与慈悲,并试图在这个过程中寻找一个家庭、一座避风港和些许人性……

获奖记录

第71届戛纳电影节 主竞赛单元 金棕榈奖(提名) A·B·舒基

第71届戛纳电影节 金摄影机奖(导演处女作奖)(提名) A·B·舒基


 专家带你看电影 

陈昌业

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北京电影制片分公司综合办公室主任

纪录电影《厉害了,我的国》撰稿


《审判日》:过于精致,令人遗憾

故事从一个麻风病愈者的妻子离世为旅程起点,他习惯的世界忽然来了陌生人,关于对自己(弃儿)身世的好奇心被切近的“审判日”惊醒,于是开始了勇敢、无畏地“回家”。旅伴是一位孤儿,两个世界的弃儿在旅程的终点找回了自己的身世,又相携相伴地回到了起点。

大部分影评的诟病并非言过其实,影片确实与其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光环有些不太匹配,整个影片光洁、精致、温暖的画面质感让观众很难用更现实的视角去体味真正的麻风病人所面对的世界、人和自我——如果这是创作者所希望的,那这部影片所获得的荣誉就更令人失望了。

并不是所有影片都需要用更锋利、更有疼痛感的视听语言去反映现实,但《审判日》全片从叙事到影调再到音乐都似乎是加了滤镜来描述一个麻风病人寻亲之旅的遭遇,这让那些明显是刻意点题的段落更加地失去了力量,只剩下颇为矫情的煽情。比如说在火车上被查票时,“我也是个人”的呐喊;比如说,当与乞丐团伙篝火前的促膝谈心以及之后一系列“轻而易举”堪称拯救的义举,让故事所面对的际遇变得轻松,但让主题变得轻浮。

当然,导演作为一个新世代的年轻人,在创作的表达上还是有其独到和令人欣赏之处。主人公在最后与父亲相见之后,彼此的和解并没有简单地落在一句对不起上——不论父亲是不是在给自己的“抛弃”行为找借口,还是真实的苦衷,主人公最后回到自己的世界的认同使得全片没有站在一个道德制高点去完全地批判现实,而是从现实当中找到了某种和解的路径,这让创作者本身显得有所不同,也让我们去看待世界、看待某些偏见有了一种不同的经验。


青年同你聊电影

“家”

这是一部讲述寻根之旅的电影,影片的结尾,贝舍还是选择回到从小生活的“殖民地”。“寻根”却不“归根”,到底什么地方才是“家”呢?

贝舍是个已经痊愈的麻风病人,在殖民地,他过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影片多次特写贝舍的手,还毫不避讳的拍摄他充满疤痕的面孔,将他的麻风病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观众面前。观众看到这样的人物形象,必然眉头紧锁,心头一震的。但是,在殖民地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排斥他的意思,甚至外来人员还会与他握手。殖民地的生活大都采用明亮宽广的镜头,特别是贝舍在垃圾山的时候,白色的垃圾与蓝天大地印衬,三色汇集,竟然有些许美感。

影片大量的晃动镜头营造了真实感,增添了悲情色彩。在交通工具上,在被追捕的路上,在面对正常人的时候……晃动的镜头似乎就是贝舍的内心。路途的颠簸,未知的恐惧,陌生的胆怯等都通过一个又一个晃动的镜头呈现在我们眼前。这样的创作融入了贝舍的心跳,随时带动观众的情绪。但同时,也让我们反思,一个痊愈的麻风病人为何在面对正常人的时候,内心如此恐惧。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冷酷,外人的眼光到底有多无情?

外面的世界因为精彩而格格不入。从殖民地到基纳的路上,贝舍与小男孩接触了很多东西,它们很奇特,也很美好。但就是因为太奇特了,要求太多了,贝舍会活得很累。也许正像贝舍父亲说的:不在我们身边,你可以过另一种生活。

这一趟沿着尼罗河的寻根之旅,最终还是回到了开始的地方。


浙江省高校评论联盟单位

浙江师范大学湖畔影评社

青年分享人:朱越坷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