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评论特刊(56)
信息来源:px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11-18

浙江国际青年电影周评论特刊(56)

《我们都是木头人》的评论


《我们都是木头人》

导演: 长久允

编剧: 长久允

主演:二宫庆多 / 水野哲志 / 奥村门土 / 中岛塞娜 / 佐佐木藏之介等

制片国家/地区:日本

剧情简介

描述四名面对父母死亡却无法流出真诚眼泪的青少年,宛如冷血殭尸的他们决定组成乐团,踏上寻找血泪的长征。影片以仿真RPG游戏的趣味模式,让观众和角色一起共同打怪破关。除了年轻世代演员的精彩表现,还吸引永濑正敏、菊地凛子、池松壮亮、佐佐木藏之介一票影帝后助阵,演绎不同世代的代表精神。

获奖记录

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 

新生代青年单元 

最佳影片(提名) 长久允

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 

评审团大奖 

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提名) 长久允

第35届圣丹斯电影节 

评审团特别奖 

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


专家带你看电影

劳月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娱乐时代的空洞灵魂

今年1月的圣丹斯电影节上,冒出来一位日本导演新秀,他就是广告片导演出身的长久允。他的第一部长篇电影作品《我们都是木头人》(又翻译作《我们都是小僵尸》)在这个被誉为“独立电影人摇篮”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获得世界电影单元剧情片评审团特别奖。

这是一部视觉杂耍式的电影,讲述了在火葬场偶遇的4位父母双亡的少年的离奇故事。导演长久允发挥了他广告片导演的特长,用华丽而炫目的万花筒一般的视觉风格,展示了这个互联网娱乐时代成人和孩童世界的隔膜、空虚、乏味。从任天堂游戏机到情绪摇滚emo rock,从俗烂的电视娱乐节目到无厘头的日本动漫,从充满迷幻色彩的主观镜头pov到音乐电视MV常见的快速剪接,120分钟时间,充斥着离奇的想象,超现实的风格,令人眼花缭乱。长久允被喜欢他的影迷誉为“未来10年日本最可期待的导演”。

如今是互联网娱乐时代,娱乐的方式和理念在急剧变化。影片中那个“僵尸车站”的桥段极其生动地展示了这个时代的本质。车站里川流不息的乘客一个个都盯着手机屏幕,像极了那些没有灵魂的僵尸。长久允就是用这种极具现代影像风格的方式揭露了成人与孩子之间,孩子与孩子之间,娱乐明星与大众之间的冷漠关系,正像那首主题歌里唱的“明明应该伤心,却流不出眼泪,从头至尾都没有过梦想和希望。我们是小僵尸,甚至不知自己是死是活,我们一无所有。”

看完电影,回头想想,确实也值得深思:物质的极端丰富,生活的极端便利,娱乐的极端多彩,带给我们的却是精神的极端空虚和人与人之间的极端隔膜。我们这是怎么了?


青年同你聊电影

第五个小僵尸说不

四个失去双亲的青少年在殡仪馆相遇,他们都自认为是没有感情的小僵尸。他们组队闯关,最终在这个远比8比特次代冒险游戏残酷的现实世界中成功通关,找回感情,回到了平凡的现实生活。

《我们是小僵尸》(《我们都是木头人》的另一个译名)可谓是长久允的厚积薄发之作,在MN网对他的采访中,他说:“多年在广告业的工作为这部电影的拍摄累积了许多经验。”此处的“经验”不仅是技术经验,更包括了长久允对社会的观察和在广告业多年的生命体验,这些较难通过视听直接传达的经验,才是这款名为《小僵尸》游戏卡带的芯片。

影片虽将镜头对准四个孩子,但它更是长久允从广告人到电影人身份转换的冒险重生故事。光父的“爱多可分”理论除了含有长久允对社会性别议题的思考外,也可看作是他对于电影艺术热爱的宣言:“我有很多爱,所以要分给电影一份。”从光父在序章的死亡,到小光“回忆不起父母手掌的温度”的自白,也都可见导演对于广告人身份冰冷的疏离感,而小僵尸乐队的大起大落和粉丝们掀起的网络暴力事件亦有如此功能。

在第五章《梦幻岛》中,小光的回忆呈现了日本校园暴力中“施暴者-旁观者-他人默许”的三个环节,在人人都必成为凶残斗鱼的达尔文社会中,“真正的男子汉”攻击小光温柔的女性气质,就像被大风吹皱的,贴满教室后墙的一张张“梦和希望”。

好在导演为第五位小僵尸——也就是作为观众的我们留下了希望。无论大风再怎么吹,我们不要做斗鱼也不要做僵尸,我们要成为会流泪、有梦想的平凡人类。


浙江省高校评论联盟单位

宁波大学嘤鸣文学评论社

青年分享人:邓斐云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