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14)范达明:《寄生虫》:我们究竟该怎么看待穷人?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2-12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14)范达明:《寄生虫》:我们究竟该怎么看待穷人?

原创 劳月 劳月夜聊 1周前

本届奥斯卡提名的最大“黑马”其实是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不仅是韩国电影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而且一下子获得6项提名,还都是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电影、最佳原创剧本、最佳剪辑、最佳艺术指导这样的重量级奖项。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亚洲电影在奥斯卡奖评选中获得的最大突破。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部电影有多优秀。这些年来,我们见过太多的东西方电影口味的差别,美国人认为的好电影,在中国未必有市场。《星球大战7:原力觉醒》超越《阿凡达》和《复联4》,成为北美历史票房冠军,但在中国市场却连当年票房前十都挤不进去。2018年北美票房冠军《黑豹》当年在中国排在票房第24名。所以,不必迷信奥斯卡评委的眼光,我们自可以用自己的眼睛来作评点。

所以,今天我想对这部红得发紫的韩国电影说一些不同观点。看《寄生虫》的时候,很容易就联想到获得去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并获得前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的日本电影《小偷家族》。这两部先后获得金棕榈奖的电影出奇地相似,一个拍了一家子小偷,一个拍了一家子骗子。他们的视角都指向社会底层的穷人,但得出的结论却有所不同。

是枝裕和导演的《小偷家族》讲述了6个被社会抛弃的穷人组成了一个家庭,靠偷窃为生。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讲述的是一家四口人如何靠欺骗“寄生”于富人家庭的故事。连续两年,戛纳电影节把金棕榈奖先后颁给了日韩两国电影,而且还是题材近似的作品,反映出戛纳鼓励针砭现实的价值取向。奥斯卡奖也是如此,如果没有阿方索·卡隆导演的《罗马》,去年的最佳外语片应该属于《小偷家族》。

但是,仔细观察这两部电影,我们可以看出,是枝裕和和奉俊昊对于因贫穷而偷窃、欺骗的社会现实采取的态度是不一样的。


先看《寄生虫》。影片明显分成两部分,上半部分以喜剧形式展示无业游民基泽一家通过欺骗手段先后进入富人朴社长家当家教、司机、佣人的传奇式故事,下半部分急转直下,展示了这个穷人“寄生”于富人家故事的悲剧结局。

影片一开始,就是基泽的儿子基宇和女儿基婷在半地下的破房子里寻找wifi信号蹭网的情节。一直到影片结束,这一家四口人的“寄生”情结被展现得淋漓尽致。反观富人朴社长一家,却是单纯、和善、易于欺骗的。即便基泽一家人的骗术漏洞百出,可朴社长一家还是从没有怀疑过他们。从影片的片名到这些情节,我们可以看出导演奉俊昊的价值取向,那就是对“寄生”于富人家的穷人的嘲讽。

再看《小偷家族》,则对影片中的家庭成员满怀着同情,缓缓地讲述这6个人被各自的家庭抛弃后走到一起的故事。尽管影片后半段,通过警察的调查询问,揭开了这个小偷家庭的真相,对这个家庭成员诸多自私、懒惰的劣根性有所批判,但整部影片的同情基调始终未变。看完影片,我们无不感受到这个非血缘的小偷家庭的温馨。


于是,问题来了:我们究竟该怎么看待穷人?贫穷是客观现象。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社会,都会有穷人。如何看待贫穷?如何看待穷人?实在是一个问题。曾几何时,贫穷是一种荣耀,劫富济贫理所应当。后来,随着时代的进步,穷人成为懒惰的代名词,富裕成为时尚。



其实,贫穷与富裕一样,都是由复杂原因造成的。既有懒惰致贫,也有病患致贫,更有被剥夺财产致贫的。穷人与富人也一样,既有偷窃、诈骗甚至杀人放火的,也有安于贫困的,更有勤奋劳作矢志脱贫的。所以,站在穷人一边批判富人,以及站在富人一边指责穷人,都不可取。非黑即白的简单二维判断方式可以休矣。


回到这两部电影,是枝裕和在《小偷家族》中虽然揭示了穷人因为生活无着而偷窃的原因,却又同时揭示了穷人在贫困中产生的诸多自私、偷懒、敲诈等劣根性,连片中的小男孩祥太都看不下去,在偷窃时故意让人发现逃跑摔伤,终结了这个小偷家庭。从简单地同情弱势群体,把贫穷作为犯罪的根源,到实事求是地揭示贫穷的复杂原因,客观评价这个社会和这些穷人,是枝裕和确实是值得称道的。




《寄生虫》则不然,一方面渲染基泽一家不求上进的“寄生”劣根性,另一方面却极力美化这一家人。4个人先后进入朴社长家的细节都是生硬而经不住推敲的。他们不可能那么能干,不可能掌握那么多的技能,也不可能知道如何和上层社会打交道。朴家人也不可能那么轻信。有钱人找保姆找家教,买衣服买酒,都有自己的渠道,有固定消费的牌子,不会如此轻易地上当。


更重要的是,《寄生虫》刻意渲染贫富的阶级对立,对于深刻认识贫穷,正确评价穷人,于事无补。被大雨洪水淹没的蜗居和大师设计的豪宅,穷人的赶不走的气味和富人的衣着光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尤其是几次三番强调的穷人的气味,几乎成了电影的主基调,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奉俊昊导演眼里,穷人与富人的对立,永远无法改变,恰似四五十年前在中国流行的阶级斗争决定一切的思维方式。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