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丰赡华美的诗学表达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2-18

丰赡华美的诗学表达

——论庄伟杰的诗歌批评

杨荣昌

庄伟杰是多栖型写作者。身为大学教授和学术刊物主编,学术论文写作是他的主业;旅居国外多年的人生经历,使他对于海外华文文学的审美特性有着独到的见解。而综合其文学气象,他本色还是一名有着浓郁诗人气质的批评家。在进行狂热的诗歌写作的同时,注重对诗歌理论的琢磨与提炼,以期在感性表达与理性思维之间寻找情感的最佳表现域。他的诗歌批评数量可观,凭借着丰富的诗歌写作经验,对诗人的精神秘密可谓了然于心,把握诗歌规律时,往往能够抓住核心,直陈己见,深度触摸到写作者的精神质地。他有着广博的阅读量,无论是文学史上已有定论的耆宿,还是如砥柱般支撑的中坚,抑或如荷尖初露的新秀,其新作都会及时出现在阅读视野中,借着这些芜杂的文本解读,捕捉隐藏于作品之中那些或得意张扬,或沉闷抑郁,或慷慨悲歌,或浅吟轻唱的精神图景,建立起较为宏观的批评语势。

庄伟杰的诗评,尤为倾心那些渗透了时代沧桑感的诗人,注重探析作品产生的时代背景与历史成因,对其艺术个性与整体风格做出直观而感性的理解。其中对艾青、余光中、蔡其矫、郑愁予、痖弦等著名诗人的专论,阅人与阅文实现了和谐共振,达到知人论世的精明练达。如评论艾青,他重点解析诗人“对国家命运与民族悲欢的忧患意识,贯穿着广阔时代感与历史纵深感的精神向度,以及融汇了中国现代意识与中西诗艺结合的美学原则”,全面展示了艾青作为现代杰出诗人的整体风格。评论余光中,他认为启示在于:“在跨文化语境中让诗歌不断获取神奇的动力,在诗艺上对古典的追求和承续,善于在艺术转换中注重新诗的节奏乐感,主体性的反思与诗人素养的提升”。评论吉狄马加,他着重凸显诗人“乡愁情结与忧郁气质中的大地歌者形象,文化守望与重建历史的写作姿态,现实关注与人类意识的人文关怀,以及具有多元色彩的精神资源和返回自然的诗性建构”等。评论蔡其矫,他分析其贡献和启示:“诗人个体的洞察与对人类普遍性观察的同构,其诗歌的书写策略是一种智慧的高蹈与诗意的语言表达,一种独特的情调释放和话语特征;尝试建构华文诗歌写作的新形态和新选择,而基点乃是当代中国,为开创具有现代中国意识的新诗风作出富有创造性的努力和实践;置身于边缘,永远保持前倾的姿态,以现代人的目光、意识和艺术方式自觉建构艺术世界,即把人生的经验和感受加上全人类的文化成果凝聚为诗。”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传统诗学批评本身就具有重感性判断的特点,随性而直感,与西方注重严谨的逻辑推演有所不同。庄伟杰的批评写作常见传统诗评的影子,印象式的判断,华美流丽的文风,虽然与“科学性”的表征尚有距离,但其直接性、情感性,读来有着审美的愉悦性。同时他又深受西方理论的影响,面对繁复的文学现象,总是抽丝剥茧般地一层层进入问题的核心,直逼事实的真相,力图以详实的事例为自己的理论推演作证。

在获得中国当代诗歌奖(2013-2014)批评奖时,庄伟杰发表过题为《诗歌批评的独立品格和精神》的获奖感言。他认为,一个真正的批评家应具有属于自己的独立人格、诗学主张和审美发现,并找到一条自由而畅通之“道”,起码有五个要素:一是“真”,怀抱真诚的态度对待世界、对待生活、对待内心,善待诗歌艺术,善待批评的写作。二是“深”,拥有敏锐的文学感觉和诗性智慧,运用有效的方式,进入诗歌文本内部展开深入的学理分析,建立批评与文本的深层沟通和对话,让批评真正富有某种特殊的感召力,并尽可能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批评意见,令人从中有所获益。三是“新”,对作品发表人所未见的看法,批评家要有自己的批评之道、批评的姿态、批评的向度、批评的准则。四是“美”,美在笔墨情调,美在艺术感觉,美在内质肌理,美在丰赡厚实。五是“动”,对于创作能产生互动效应和力量。他的诗歌批评也朝着这五个维度努力。在其批评理念中,重点关注诗歌的精神性。笔者曾就他的诗学理念提出自己的忧虑,即诗评家过分强调诗歌的精神性,是否会对专业化、学理性的文本解析能力造成一种遮蔽,让诗歌批评在凌空蹈虚中无法落到实处。对这一商榷,他显然有着自己的理解。在给笔者的一封信中,他如是阐释其批评理念:“对于一个已经可以称为诗人作家者那里,技术(或技艺)是可以立竿见影学到手的,或者说,技术对于一个能称为作家者那里已经基本掌握,也可相互借鉴,但精神境界、思想(维)结构、心理定力(素质)、人格魅力等等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学得到或轻易掌握得了的。优秀的作家(包括作品)之所以优秀,写作技艺固然不可忽视,但并非最理想的评判准绳,重要的是那些文字的背后站着一个人、一个灵魂,呈现一段历史、一个世界,隐藏一种思想、一种境界。文非载道,但文需求道。本人先祖庄周的由‘技’入‘道’说,其见识之高与体道之妙,依然值得我们好好领悟。这种生命智慧,同样可以转化为文学与批评实践的智慧。”这确乎可见出高远的文学批评旨趣。

长年浸淫于诗歌创作与批评中,庄伟杰关于诗歌的本质及社会功能思考甚深,在一些涉及诗歌艺术尊严的问题上,一改其温柔敦厚,而是立场鲜明,发问有力。如针对指责当代诗歌“未能更好地贴近现实、反映生活”的论调,他反问:“诗歌必须反映‘现实生活’?”他从客体之“实”与主体之“神”等维度出发,力图厘清诗歌的本质,强调诗歌是抒情的艺术,是关于灵魂的学问,如果把诗歌对于现实的反映与新闻写作的社会功能混为一谈,则极易流入庸俗社会学的泥淖。他认为好的诗歌应该摆脱现实性的羁绊,进入更具精神性的诗意开拓,以充满探险的艺术追求,自觉地经由心灵的过滤、变形和凝聚,穿透生活斑驳陆离的表层帐幔,在审视自我与世界中抵达天地同参宇宙人生的普遍哲学境界。基于此,在《诗歌的“难度写作”刍议》中,他提倡诗歌的“难度写作”,归纳为“三独三化”,即有独特的个性(风格)化、独有的精品化、独创的经典化。这是针对当下碎片化、欲望化的消费书写而提出的,旨在倡导健康向上的精神高度、思想深度与经验广度的整体性写作,是富有建设性的诗学主张。

庄伟杰自称为边缘型的批评家,对那些潜藏在民间,不被主流媒体所关注的优秀作品也给予热情的审美观照,积极阐释和彰显其价值。《诗歌民刊:当代华文诗坛的半壁江山》是他十余年前写的一篇文章,归纳了诗歌民刊的8种特性,即开放性、自由性、个人性、本土性、革命性、独立性、多样性和不定性,对每一种特性都作了阐述与分析,也包括对阻碍诗歌艺术发展因素的判断。诗歌是一种倔强生长的文体,它的鲜活性、原创性、顽强性,在诸种文体中生命力最为旺盛,而受传媒体制的约束,大量优秀的诗作难以跻身于所谓的主流刊物之中,只能以民刊作为平台,发出异质的声音。可以说,直到今天,民刊在诗坛格局中“半壁江山”的位置依然未变。庄伟杰对民刊特性的归纳,不仅还原了当下诗坛复杂的面貌,也为民刊的坚持与执守指出了价值所在。在近年来的诗歌批评中,他的视野愈发走向开阔,先后在《当代作家评论》《暨南学报》和《粤海风》等重要刊物发表的《百年新诗:中西兼容与创新空间》《论海外华文诗歌走向经典的可能性》《面对时代与现实:诗歌何为?》《立马昆仑的神秘主义诗人——以阿尔丁夫?翼人代表性长诗<沉船>为例》《在天启神示中打通广阔的视界——李成恩诗集<酥油灯>阅读札记》等系列论文,既有诗歌写作的宏观思考,又有具体的个案分析,显示了对诗歌特质和诗坛现状的把握与观照。批评核心则一如既往追寻诗歌的精神意旨,以飘逸灵动的文风抒发蓬勃激情,形成奔涌漫卷的话语气势,而在审美批评中进行诗性建构的努力,又使其诗歌批评呈现出文气沛然的风格。

——本文发表于《诗林》2019年第5期


杨荣昌,青年批评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