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电影《攀登者》所攀登的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3-23

《攀登者》所攀登的

1960年,中国登山队向珠峰发起冲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顶这一不可能的任务。15年后,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气象学家徐缨的帮助下,带领李国梁、杨光等年轻队员再次挑战世界之巅。迎接他们的将是更加严酷的现实,也是生与死的挑战。


精神的山巅

 文/应娟


  在大地演绎浩瀚人类文明的历程中,山峰始终作为沉默的智者容纳着世事沧桑的更迭,万千余载,凭借屹立不倒的巍峨之态庇佑一方水土,凝聚万物生息繁衍的形态和气韵,以无言之深邃应答自然之神秘。对于被崇山峻岭围绕的华夏大地而言,群山所喻示的精神含义则更为坚定、超脱,而国人为山之魅力所吸引,从而迸发出的敬畏与挑战意识自

古有之且从未停歇。

  

  电影《攀登者》对攀登巅峰的意义完成了热血的诠释。影片取材新颖,基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登山队的史实进行改编,讲述了一个关于中国人燃烧血性和尊严,挑战世界之巅的故事,讴歌了中国人在艰难时期的家国情怀,同时将亘久的命题融入主旋律的表达中:人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就在那里。垂直俯瞰的景观和惊心动魄的危机片段,给予了观者视觉上的磅礴之感;而人物对行动意图的反复质问,又使影片增添了一层生命哲学的厚度。

  

  中国登山队的攀登精神自电影营造的命悬一线感中托承而出。面对珠穆朗玛峰的险峻,面对变幻不定的气象状况,所有队员均表现出舍身犯险的英雄主义精神,于国家大义前放置个人小情小爱,秉持“我们自己的山,要自己登上去”的决心,即使长眠于此,依旧无畏前行,如同长年顽强飞越珠峰的蓑羽鹤,最终只为在人类地图上标注出中国的高度,于世界历史中书写光辉的篇章。电影编剧、著名作家阿来坦言:“登峰是用身体去感触自然界的伟大,感触自己人格与意志的升华。”也许对方五洲、李国梁、杨光等人来说,攀登眼前的绝命山峰是源于真挚的爱国之情和热切的生命本能。在原始纯粹的自然之前,在被山峰阻隔的自由之下,他们自发地涌现出拼搏、牺牲的品格,汲取能量以突破身体极限,反抗现实和命运,触碰精神的山巅,以个人意志燃起激昂的国家意志。

  

  宏大紧凑的节奏贯穿影片,拉动观众的情绪也进行了一次攀登,然在此之外也不乏细腻的温情。方五洲和徐缨、黑牡丹和李国梁的感情线夹杂其中,舒缓了电影奋勇挺进的基调,同时牵连出对个人命运同国家命运关系的思考。当李国梁从方五洲手中接过缔造者的重任时,代际传承的旗帜也随着每位年轻的登山队员踏上了崎岖的山脉,扎根至积年不化的雪地底下,默默流淌着精神不灭的暖流。而曲松林责任意识的觉醒以及藏族民众圣洁的意念,同样为这份艰难的使命注入了唏嘘的感动,仿佛投下一缕山巅的微光。

  

  “攀登者”是具象也是抽象的,每个国人心中都应有一座山峰,横亘于光与暗、未知与已知之间,故每个人也皆应是自由不羁的攀登者,挥洒永不停息的探索精神,从中国悠远的历史长河延续至今,走出新中国七十年的行者无疆。电影《攀登者》既为观众呈现了那个年代的英雄群像,也为今后国人攀登精神的巅峰激荡出更大的意义


《攀登者》

我的任务完成了,是时候去实现你的愿望。


《攀登者》:关于信仰,关于爱

 文/陈玉珂


  “我们自己的山,自己要登上去,让全世界看到中国人。”

  这不仅是登山者的信仰,更是每一个坚韧的中国人在艰难岁月里不息的呐喊。同样,这也是电影《攀登者》所渲染的主题。

  

《攀登者》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1960年5月25日,中国登山队成员方五洲、曲松林、杰布成功从北坡登上珠穆朗玛峰,因途中不慎遗落相机导致没有留下影像资料而被外界质疑,时隔十五年之后重新登顶的故事。


  人或许只是珠穆朗玛峰面前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小缩影,而人的信仰足以支撑8844.43米的高度。我敬畏自然,更敬佩影片所赋予的崇高使命感与责任感。


  方五洲是一个对生活永远满怀热忱永远激情澎湃的攀登者,他也是影片中唯一两次登顶珠峰的人物。“登山对我来说,是天堂。”15年里,他始终相信人类要“在探索未知的过程中走向未来”,15年后,他保持着从前的身体素质,依然能够在两分钟内完成所有训练,不禁让其他原本表示质疑的队员肃然起敬。


  曲松林是个很纠结的角色,登山队解散后,他日夜守护在珠峰脚下观测多变的气象,对于登顶,他朝思暮想。他恨方五洲当年为了救他而舍弃摄像机,宁愿用自己的生命换取外界对中国的认可。他的固执很不讨喜。在大风来临前,所有人都劝他谨慎,而因太过急于求成以致登山队最后登顶失败。他的执拗,在李国梁跌下山崖的那一刻岿然倒塌。


  杨光这个角色是我个人比较偏爱的。在刺骨的冰冷中,他割下自己下肢的保温袋给同行的医生,默默承受零下几十度的凛冽。他拒绝任何人的搀扶,要自己站起来,在右肢因被冻伤而截肢后,他仍说他一定会登上珠峰。在影片的结尾,他的确拄着拐杖成为了那个成功的攀登者。


  影片的感情线也在很大程度上丰富了人物的形象。电影所呈现的直观感受是满屏的冰山风貌和惊险刺激的登顶之旅,但细腻的情感表达使得蓝白调的紧张氛围里含蓄地渗透着暖黄调的舒适。

  

  方五洲和徐缨的爱情缠绵悠远,是克制的,他们俩互相依靠,支撑着彼此信仰。在首次登顶成功后,方五洲在废弃工厂展示自己矫健灵敏的身姿,徐缨朗读着字字深情的笔记,镜头此时仿佛蒙上一层六十年代罗曼蒂克的薄纱。他们遗憾地错过,正如徐缨所说的那样,“原来你登的那座山,是我俩之间。”


  较于前者的内敛,李国梁和黑牡丹的情愫洋溢着热烈。会拍照的文艺小伙和美丽善良的藏族姑娘着实养眼,她会因为心疼而在训练时少计时十秒,他会为了救她和她一起跌下山崖。李国梁在黄昏下吹口琴的这一段是影片最为浪漫的一个画面,没有激昂背景音乐的烘托,没有台词的刻意表达,那一刻,主角活在当下。


  电影的配乐是影片中一个不太完美的地方。从开头到结束,全程都是一种往上昂扬的趋势,这种刻意的渲染有时让人觉得生硬和尴尬。在攀爬珠峰的过程中或许少一点音乐更能让观众直面登山的重重挑战。


  总的来说,作为一部大制作大场面的电影,《攀登者》是一次比较成功的尝试。这是国内第一次拍摄此类题材电影,其记录意义远大于商业意义,为祖国70华诞呈上了一份较好的献礼。相信在未来,主旋律电影会越来越引起共鸣,被接受,被喜欢


细节张力与主题延伸

 文/王星雨


  1960年,国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珠峰归属谈判却如火如荼。当影院的灯光暗下,大荧幕上一句句打出时代背景,攀登者们所背负的使命不言自明。


  影片讲述的是1960年至1975年的四次攀登经历。时间跨度大、事件重复率高、“攀登者”这个称呼对应群体的个性差异大等等,都削弱了它依照寻常叙述模式拍摄的可行性。而导演的高明之处在于,他在影片中刻画了许多饱含张力的细节,不仅加强了影片的连续性,而且丰富了影片的内涵。

  

  在叙事上,以一个物件——摄影机为线索连接全片:开头方五洲为救曲松林打掉摄影机埋下伏笔,登顶成功后因没有照片受到多重质疑,因而曲松林对摄影机一事耿耿于怀,直至李国梁遇险用生命保护摄影机……导演非常巧妙地运用了这个不起眼的物件,将其嵌入影片发展的各个阶段,从而增强了整部片子的连贯性。同时,借助留下照片对登顶珠峰成功被认可的重要性,赋予了摄影机登山责任、国家使命的重要内涵。

  

  影片中的另一个意象——蓑羽鹤也具有相似的作用。影片开头处用旁白解释:每年冬天蓑羽鹤都要进行一次最具挑战的迁徙——飞越珠穆朗玛。遇到风暴它们会成千上万地死去,可它们依然顽强,要飞越这世界上最高的山峰。至结尾登顶成功后又放出蓑羽鹤成群结队北归的画面,这样的前后呼应弥补了叙述事件繁多带来的结构上不够紧密的缺憾,且以不畏艰险的蓑羽鹤象征百折不挠的攀登者,画面非常大气,也富有意味。


  从主旋律上来说,《攀登者》表现的是前辈们在恶劣自然环境和国际领土争议的双重压力下为了祖国领土完整排除万难、执着登顶的不屈信仰与爱国热忱。然而整部片子的内涵显然不止于此,影片中有许多台词都令人动容:例如赵政委那句,不管是我们今天的胜利,还是明天的强大,都不需要所有人的承认。这话不仅适用于当时腹背受敌的国际背景,也适用于国际环境风云变幻的现在——它是说给现在的;又如李国梁请命担任第二个窗口期队长时说,我们这一代人也应当经历些风雨和锤炼,方能更好地接下上一代的重任。这句话背后包含的代代相因的传承态度,我想,也是导演想要表达给年轻观众的……诸多富有深意的句子不仅体现出编剧对于台词的雕琢,更彰显了电影内涵的丰富多元。


  同时,影片中有意识地介入亲情、友情、爱情等多种情感,将人还原到社会背景下,使那些攀登者们不再是为国而战的信仰机器,而是一个个有复杂情感的“人”。例如1973年国家再次组建登山队,方五洲在国家体委的通知“于三月十三日十点前到国家登山队报到”与徐缨来信“我于三月十三日十一点到,盼见”之间的挣扎,通过这种处于翘首以盼的爱情与国家使命之间的抉择,配合以演员精湛的艺术技巧,塑造出一个更为真实、更具感染力的鲜活人物:他有七情六欲,他渴望爱情,这样的决定他会痛苦,但为了国家使命,他不会后悔。这样的细节刻画与表现也更加凸显了国家使命的崇高意义。


   因而窃以为《攀登者》作为一部新题材电影,是一次有意义的尝试,它通过细节的张力实现了主题的延伸。


“你们这代人总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扛起国家的使命,为什么我们不能?”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