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28)​刘小波:用身体形塑城市品格 ——现代舞《句章》观后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3-25

《句章》以水为表现载体,序章和结尾中的男演员以一身现代装束表现当代宁波人对句章的追寻,从中可以看出这不舞剧想要表达的主题应该不仅仅是对古时生活的模拟,更重意的是在水一方的宁波人对美好生活的不断向往和百折不挠的追求。

第一篇章《遇水而安》,第二篇章《遇海涌进》,演员们用柔软的身体展示了宁波古时依水而居的整体生活面貌,肢体动作中也可以清除翻遍出划船游泳和打鱼等场景,服装设计也能让观众一目了然,对当时生活的模拟比较到位。只是现代舞从发轫之初就与具象模拟划出了一条界限,也和单纯讲述故事的古典芭蕾有所区别,在笔者看来,现代舞重在对精神的演绎和传达,于是舞蹈就需从具象拟象到对当时人心与认识的表现。还记得几年前观看沈伟的现代舞团的舞剧时的感受,那种直达内心的肢体动作,那种烘托感情的音乐,都让人有醍醐灌顶的崇高感。

《句章》作为向先人致敬的作品,其先天就该有向上的姿态,寻找主题的确立也有助于对先民在当时大地上诗意栖居与奋斗挣扎的形而上表达作为最为纯粹也最为高级的艺术形式,舞蹈可以承载人类最狂喜的生命体验,传达最精微的人类情感,因此笔者期待舞者通过肢体动作去表现当时人们的心理状态和对美好未来的构想,并进而舞出一个城市的品格。不过有点可惜的是,本部舞剧中,观众只看到了一个个对生活场景的描摹,也正因此,随着叙事的演进演员也需不断换装以显得贴切。过分专注于外在形似,未免会弱化现代舞最重要的精神传达。舞者中的一名男舞者在很多场景中都显示出左顾右盼的迷茫动作,他作为当代人的代理人,本来可以很好带领我们以旁观者的身份去理解当时人的境况,本剧也确实直观地做到了这一点,只是希望可以将这一线索再放大一些,贯穿的更多一些。

对先民的怀想很自然地让人想到人类共有的献祭仪式,或者祖先崇拜。我们期望看到舞者用自己的身体构筑起祭坛,用身体的能量激发崇高。伊莎贝拉·邓肯创立现代舞的初衷就是为了重新唤起身体对崇高的原始记忆,那种对未知神秘和祖先神灵般的尊崇,对突破人类自身局限的渴望,对某种极致精神的向往,就像《春之祭》中为春天献出生命的女舞者的故事一样。《句章》的编导对这一点显然也是有所意识的,那些挣扎的段落,那些寻找的迷茫。只是略有不足的是,本剧编舞者将祭坛表现为献祭过程,而非让身体通过一定的舞蹈动作成为祭坛本身,进而让观众通过观看参与到神圣的仪式中去。

与舞蹈内容指向相一致,舞剧的音乐也滑向了对日常情景的声音模拟,雨声,水声,劳动号子,蛙鸣声,某些段落的音乐降格为配乐和提示音,仅维持节奏性存在,没有自己的灵魂。而整部舞剧也因为没有灵魂滑落为第二章结尾处比较随意的肢体动作。我们是否可以将这理解为没有魂的支撑,所以身体变得松驰?当时的掌声应该是舞者和观者的一种默契,一种相互辨认,一种心照不宣,而不是纯粹为了舞蹈而鼓。

宁波需要现代舞,这个消费市场也急需各方培育。真诚希望宁波当代舞团的下一部作品能够立足现代舞精神,为甬城人民奉献一场精神盛宴!用流动的身体雕塑艺术为宁波塑造精神品格。



本文已发表于3月24日宁波日报。


本人话剧《丹书焚》荣获第三届老舍青年戏剧文学奖一等奖,短篇小说《人虎协议》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评选,出版长篇小说《楚汉大梦》。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