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42)涂国文:​穿透文化时空的智慧之光——吴仕民长篇历史小说《佛印禅师》读评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20-05-09


吴仕民先生长篇历史小说《佛印禅师》的出版,标志着作者“鄱湖三部曲”的结穴。在评论他的长篇小说《铁网铜钩》《旧林故渊》时,我曾将这两部作品归为“生态小说”的范畴:《铁网铜钩》描写鄱湖地域的社会生态,《旧林故渊》描写鄱湖地域的自然生态。对《佛印禅师》这部作品,我认为可以延续“生态小说”的归类,将它定位为一部描写鄱湖地域精神生态(亦可称为文化生态)的长篇小说。如此,《铁网铜钩》《旧林故渊》《佛印禅师》三部作品,圆满地构筑了作者“鄱湖生态小说三部曲”。当然,《佛印禅师》由于主人公的人生足迹,起步于鄱湖之滨的饶州浮梁,终而遍涉今之江西景德镇、庐山、九江、宜春、永修,宋都开封,湖北襄阳、浠水、黄冈,浙江杭州,江苏镇江等地,且被宋皇赐予衲衣金钵,并与苏轼、黄庭坚、李公麟等当时名士交好,其题材范围,已从鄱湖地域,投向了广袤的北宋社会,与前两部作品相比,其呈现的艺术时空,无疑有着很大的拓展。

如果说《铁网铜钩》揭示的主题是人与人应如何相处,《旧林故渊》揭示的主题是人与自然应如何相处,那么《佛印禅师》揭示的主题,无疑就是人与自己应如何相处,如何寻找和获得个体精神的自洽。费尔巴哈说:“宗教是人类精神之梦。”众所周知,宗教是人类信仰的极致抵达,是人类精神的终极关怀和人类灵魂的庇护所。小说《佛印禅师》以北宋时期广阔的社会生活为背景,追述了宋朝云门宗一代高僧佛印禅师的一生行藏,生动地呈现了佛印禅师大觉大悟的佛教智慧、持戒苦修的佛陀精神、普度众生的佛子情怀、广博渊深的佛学知识、兼融三教(儒释道)的佛家气度、机警诙谐的佛门趣闻展示了神秘玄宁的佛教世界和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反映了北宋王朝从红尘到庙宇、从江湖到庙堂的广阔生活图景,既是一部渐臻佳境、引人入胜的人物传奇,也是一部系统介绍佛学知识、学术浓郁的文化小说。 

佛印禅师法名了元,俗名林丁原,出生于饶州浮梁,天赋异禀,三岁私塾,能诵《论语》和诸家诗,五岁能诵诗三千首,六岁能属对,九岁入县城书馆,拜举人吕教授为师,精通五经,传为神童。少年时在家乡的竹林寺与佛结缘,开始研读佛教经典,不久在浮梁宝积寺出家,之后相继驻锡庐山开先寺、圆通寺、归宗寺,九江承天寺,浠水斗方寺,襄阳延庆寺、镇江金山寺、普济寺、焦山寺,宜春栖隐寺,永修真如寺,先后师从日用禅师、善暹禅师、子荣禅师居讷禅师等高僧大德历任多家禅寺的方丈,前后四十余年,德化广被,为人称颂,宋神宗赐以衲衣金钵,并赐号“佛印禅师”,钦定宝积寺为他弘扬佛法的专用道场。佛印禅师享年六十七岁,一生在僧俗二界流连与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相交相知半生,情谊甚笃,传为千古佳话。

《佛印禅师》共分八章,以时间为序,采用线性叙事的手法,叙述了佛印禅师求生净土、辗转山林、四任方丈、九坐道场的人生行迹。小说开篇介绍时代背景和浮梁的山川风貌与历史人文,由此徐徐展开佛印禅师的人生画卷。在铺陈、勾勒佛印禅师传奇人生同时,设置日用禅师、善暹禅师、居讷禅师、了空、梁力、樊雄、祁通、松风、苏轼、黄庭坚、李公麟、寒芸、常福等众多人物,或与主人公的性情品格对比反衬,烘云托月;或跟主人公的人生命运纠葛错杂,并驾齐驱;或和主人公的博闻强识日月互照,交相辉映;或对小说情节的发展添薪助燃,推波助澜。小说以一种峻洁典雅、灵秀冲淡的语言,血肉丰满地还原了一个消失在历史烟云深处的高僧大德的感人形象。

小说以大量生动而真切的行为描写,凸显主人公人生精神的感召力。佛印禅师的人生精神,首先体现为一种勤学苦修。他以一种坚韧不拔、百折不挠的意志与毅力,穷研佛经,精探佛学;矢志不渝,潜心修行譬如作品写他在开先寺藏经阁读经,“如海里游龙,在佛学的汪洋大海里纵横驰骋……有时到了深夜,便在藏经阁中打坐,积蓄精力后继续读经,待闻晨钟响起,再去和众僧一起早课。大雄宝殿前的菩提树荣枯三次,了元几乎是在藏经阁度过了三个寒暑。”又如作品写他在圆通寺闭关修炼他忘却了自己身在何处,忘却了日月昏晨,忘却了春夏秋冬。一日,侍者又从小窗户递进来饭食,他下意识地朝小窗户外看了一眼,竟然是漫天飞雪,原来入闭关院已是一年了,这时他才感觉到了几丝寒意”。再如写他在斗方寺远处山洞修行时,石洞在风雨中坍塌,被困洞中,照样打坐,默诵经典,然后慢慢地入定。石头横七竖八地把山洞压住,洞口不知在何处。石洞垮塌,已逾二十日矣。但眼前的一幕让僧人们怔住了:已变得极为窄小的石洞里,佛印端然而坐,一如平日在禅堂里打坐一般,见众僧人出现并无半点反应。有僧人以手指在佛印的鼻孔前试了试,告诉大家:‘尚有鼻息。’原来,佛印从山洞倒塌之日,便入定了,至今未醒。一僧人以法器将佛印唤醒。却不料,这佛印第二日便又找了另一个山洞,继续修持。在洞中修满了一年之期

佛印禅师的人生精神,其次体现为一种慈悲心怀。他解危救难,菩萨心肠:解救被遗弃的婴儿八妹、解救被威胁的婢女寒芸;为灾民施腊八粥,宁可自己挨饿,宁可自己出门化缘,也要救济百姓。他宽容悲悯,普度众生:对屡次捉弄自己、心志不纯的师兄了空,他没有因此而生厌恶、离弃之念,而是觉得当以佛僧之心,助这位师兄脱离迷津,远离泥沼,后来了空被归宗寺方丈留了下来,果真脱胎换骨,终成丛林德行不浅的高僧;恶棍樊雄恶有恶报,遭免职从边塞归乡,身心不宁,病痛不堪,已成行将就木之人,佛印禅师恕之、怜之,允其忏悔,为其上香求佛;揭竿而起的铁耙头遭弹压,身首异处,佛印禅师不惧引火烧身,为其做法事,超度他的亡灵;去真如寺履任方丈之职时,佛印俯下身,小心地将白猿轻轻抱起,很像当年抱起那八妹。然后加快了脚步,向真如寺走去”……

佛印禅师的人生精神,第三体现了为一种情深义重。他看似佛陀,其实情深。对故乡,对养育过自己的父母、奖掖过自己的师长、解救过自己的恩人、与自己一起修行的同道、受苦受难的百姓、同声共气的朋友,乃至出没于山林的动物,等等,他都满怀着一种炽情。譬如小说写到,离开故乡三十余载再回宝积寺时,他首先去到父母的坟前,祭奠父母;接着,“连夜写就了两篇长长的祭文。第二日一早,他手持香烛,分别来到梁力和吕教授的墓前。先念了一大段《无量寿佛经》,然后把写有祭文的纸张点燃,奉献给自己的救命恩人和敬重的师长,祈愿这两位好心人在另一世界一切适然”;挚友苏轼再贬岭南惠州,他说“纵然骨断筋裂,山僧也要去往惠州,看望子瞻”。小说对佛印禅师的情感世界,作了感同身受的体认:“那宝积寺是他出家的地方,也是他继嗣云门宗的道场;那浮梁县是他的故乡,父母、师长的坟墓在彼,昌江常常流进他的梦里。他心里连接着那寺那山那水,进入老暮之境,此心更切。 

《佛印禅师》情节跌宕起伏故事引人入胜小说以佛印禅师的一生遭际为主线,交织以苏轼的宦海沉浮、了空的始迷终悟、寒芸的命运反转、铁耙头的反抗与失败、松风的复仇与宽恕、樊雄的跋扈与垮台、祁通的恶行与果报等多条副线,如船行大海,波峰浪谷。仅以佛印禅师的人生命运而言,亦是颠簸连连:他剃度宝积寺林中蛇所困云游四方,路遇变乱,囚于樊家,险境住持于名刹推荐参加并顺利通过皇帝亲自主持的特别考试,被赐以衲衣、金钵和佛号,名动开封城人生达到辉煌顶峰;载誉归来后,遇上荒年,为百姓施粥化缘;不惧引火烧身,超度失败的起义军首领亡灵,寒芸求救出手相助樊雄索人;面壁斗方时,暴雨淋塌山洞,他被乱石封埋二十余天;在金山寺建妙高台,遇上员外悔捐;至大仰山栖隐寺弘法,又遭山神庙教徒寻衅滋事……更不用提义士梁力先后解救他和寒芸、樊雄对他一直纠缠不休、祁通处心积虑迫害松风、松风造假墓诈死等精彩内容了。

《佛印禅师》叙事生动令人忍俊不禁。譬如小说写佛印禅师初入佛门时“过堂”:“‘过堂?’这让了元心里一颤:刚一入寺门便要让皮肉受杖打鞭笞之苦么?不敢多问,径来到一幢房子前,但见门楣上写的是‘斋堂’,难道是在吃饭的地方受刑?了元很是奇怪,无鞭无笞无断喝,便是过堂了?不过他很快明白了:过堂便是吃饭。”又如小说写佛印禅师与苏轼初会时,面对苏轼的恶作剧,佛印禅师冷不丁一声长啸,就在苏轼尚在愣神的时候,佛印开口问道:“‘秤斗’大人,山僧这一声长啸,请为称量:合几斤几两、几斗几升?”再如小说写苏轼有次为了戏谑佛印,故意问他“为何诗中每每用‘僧’对‘鸟’,实在是对僧有失敬意”时,佛印不紧不慢地回道:“僧与鸟对,因缘啊。且看今宵,不又是如此这般?”机智诙谐的佛印禅师,对东坡居士还以厉害,两人唇枪舌剑、插科打诨。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佛印禅师》文字灵动鲜活,充满诗情画意。譬如小说这样描述佛印禅师的“观想”:“了元着力将意念高度集中于五行之一的火,把自己想象成一架枯骨,要让那想象中的火焰吞噬焚烧,使己身归于寂无。起始,那火是惯常的形状与色彩,但随着意念的蠕动和无规则的弥漫,那火苗在变化,由状如水滴变作一汪水面,徐徐向四周扩展,洇散成一片,继而在膨胀,快速向上升腾,衍成了一片火海。既而那火海在收缩,变成流动的带状,转而成为像大雨中屋檐的水滴,连续不断地滴向一个深不见底的空洞。那火此时已是湖水的碧绿之色,既而又成了杯中的透明无色。而水、土、金、木也无一不在意念中变了形态,换了颜色,改了味道……他把那火引向想象中的自己的枯骨,那火在白骨的四周熊熊燃烧,白骨被火烧灼、焚烤,慢慢地变成了粉末,他觉得自己已被焚化在烈焰之中……”再如小说这样描写白猿恩人归化:白猿那道白虹落在了化身窑中,依偎在了佛印法体之旁。转瞬间,白猿那白雪一样的身躯,融入了那灼天映地的红色火焰之中,它要伴随佛印禅师,去往那遥远的西方极乐世界……”

《佛印禅师》心理刻画细腻细节令人难忘譬如小说中的这一段描写:开光仪式结束后,佛印便开始收拾他的包袱,准备离去。这包袱自他入寺时背上肩头,已逾三十年矣。已是百孔千洞,补了又补,很难再补了。他忽然发现,这双层包袱的上层破损之后,底层露出了一行小字,细加辨认,乃是:‘丁原我儿,一生平安。’他怦然心动,这显然是母亲缝制这包袱时,精心绣上去的,母亲山海般的厚爱和无边的祝福,尽在其中。他把包袱拥到胸前,紧紧地搂住,双眼微闭,脑间却是一遍又一遍地忽闪着母亲的面容。他有些心慌意乱,但很快镇定下来。他又找了一块布片,把那破洞补上。他想好了,要把这青布包袱,终生背在身上,挂在心上。第二日,佛印携着又一次补过的青布包袱,辞别日用禅师及众僧,向金山寺走去。”

《佛印禅师》也是一部系统介绍佛学教义、知识磅礴丰赡、学术风格浓郁的文化小说。作品中,诸如剃度、受戒、过堂、坐禅、定印、妙悟、性空、禅七、闭关、观想、千世界、须弥山、法宝节、三界六道、人生苦谛、极乐世界、禅宗制度、佛教果位、佛祖名号、寺的得名、《大藏经》分类、四摄五眼六度、祈禳法事流程等一系列善知识,令读者如入妙境,大开眼界;佛印禅师关于禅与书、禅与茶、禅与瓷、禅与诗的关系,以及孝乃儒道佛三教相通之处的论述,令读者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譬如佛印禅师如此论茶茶品,夸示富贵;茶韵,艺术赏受;茶味,乐享人生;茶德,参禅悟道。”如此论瓷:“这瓷器非金非木非水非火非土,却又是集金木水火土之大成。”如此论诗:“须有参悟之功,方得他人诗作之妙。江西诗派极重以禅入诗。诗无可参悟处算不得好诗,读好诗不去参悟便得不到其中三昧。”如此评说斗茶:“以泡沫的色白为上,以茶面的持久为优,以茶上字画精美为要。统而观之,以定胜负。”

吴仕民先生长篇历史小说《佛印禅师》切玉裁锦,刊落风华,文风纯正饱蘸情感,体现了作者深厚的文化功底和文字功力,是作者致敬故乡弘扬赣鄱文化的又一力作作品赣鄱乡谚俚语地域民俗器物和极具赣鄱乡土气息的取譬引喻同时,一处处赣鄱名胜,在作者笔下从容道来,既体现了作者对故乡文化的熟稔更体现了作者对故乡的深沉情愫


 2020.5.8,夜于杭州) 

作者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