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特洛伊女人》:跨文化文本的舞台呈现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6-01


之所以把这出舞台剧称之为作品,是因为无法用自认为比较准确的标签来分类这一剧,而用“作品”来称呼这样一出非常先锋实验性的舞台剧来更为妥帖些。

这部作品整体的风格是悲痛中见愤恨,惨淡中见冷峻,克制中还有爆发。零舞美、歌舞伎的手法,台上的十二位演员各自扮演自己的角色,用两幕剧来表现战后幸存者的心绪。

作品很短,一个多小时吧。

战后的废墟上,一位老妇人跪坐在坟地里,一段一段照搬欧里庇得斯原著台词,回忆以及向众神哭诉自己的命运。到另一位女主角抱着婴儿上场,老妇人的衣服便由银白色主调到翻下来成为黑色主调。衣服的转换或者寓意着激烈愤怒的心情更进一步,或者是提示角色的不动声色地转换,我不能确定,但能确定的是老妇人和年轻妇人之间的对话,使得她们对于即将沦为奴隶的恐惧和愤怒。三位武士的肆意暴行,不但抢夺和处死了婴儿,而且凌辱了婴儿的母亲,结尾处,这位老妇人拿出战后仅存的几样家什,锅与盖,一样一样地列举,耐人深思。

演员的服装是以日本传统服饰为主,台词,音乐都是日本版,所以给观众的错觉是在讲一出日本本土的故事。

舞台中央始终会立着一位神像,时而挥臂,时而屈膝,似乎告诉人们,在战争面前,神也不管用。

还有一位坐在轮椅上的思想家,他的始终在场,却与其他演员没有交集,暗示他只是个冷静的旁观者。

这样一出跨越东西方文化的作品,在题名中突出了“女人”两字。

战争伤害了妇孺,失去城邦的女人丧失了庇护幼子的能力,失去了生儿育女的权利,没有传承,城邦也将不复存在。最后的音乐响起,哀哀怨怨地诉说,女人的深情女人的软弱,都只能带来苦痛,令人颇为动容。

作为在1970年就享誉国际,和梅耶荷德、布莱希特、彼得布鲁克和努姆什金等西方名家比肩的亚洲导演,铃木忠志对鹤屋南北(Nanboku)、欧里庇德斯(Euripides)、莎士比亚( Shakespeare)和契诃夫(Chekhov)等戏剧经典的后现代改编和呈现中,注入自己的思想并实践着。但演员的表演过于夸张,吐词说白近乎咬牙切齿,且表情狰狞,窃以为最为激烈的情绪也有柔和的一面,哀莫大过于心死,有驰才能彰显张力,穿插一段比较平淡的叙白也未尝不可。

所以《特洛伊女人》即使是大师的作品,也只是一出作品。(作者:曹琼)

▲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20147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