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生活的真实含糊而暧昧 ——观话剧《家客》
信息来源:浙江省评协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07-06


相信许多人都会有过类似的念头:假如在过去的某个关键时刻点,我没有选择A而是选择了B或是C,那我现在的人生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话剧《家客》讲述的正是这样一个故事。1976年,巨星陨落,山崩地陷,本剧主人公之一的马时途出差唐山,遇到大地震,弄丢了公款,面对回到上海必将入狱的命运。而当时留在上海的是他的知识青年妻子莫桑晚,以及一位知识青年老友夏满天。在这样一个人生的重要节点,马时途在剧中进行了三种不同的选择:“从唐山回到了上海”,“没有从唐山回到上海”,以及“从唐山回到上海后又走了”,这三种截然不同的选择,导致了剧中三位主人公三种截然不同的人生。

这样的剧情设定让整部剧作在结构上具有了先天的优势,剧作巧妙地使用了一位歌者,在歌声中展开三段式结构。三种人生表面上看截然不同,却又似乎有着某种隐秘的联系,而每一种人生都在语意未尽之处戛然而止。这种多重选择导致多种后果带来的新鲜感、荒谬感和无力感,颇耐人寻味。

本剧的荒谬感还体现在,每一种人生似乎又并非完全真实的再现,比如第二种可能性中,夏满天已经去世了,却又在结尾处再出现;第三种可能性中,马时途早已离开上海,却又在结尾处走进家门、仿佛从未离开。这两次人物的再登场,其形象都是含糊而暧昧的,而莫桑晚在这两处都说了同一句台词:“我就是想想。”因而此前的种种可能,也都可以解释为莫桑晚脑海中的假想——倘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们三人真实的人生究竟如何呢?观众看完了全剧竟然还是不得而知。

而这正是本剧有趣之处:真实的生活往往细碎而暧昧,生活的片段也都是语焉不详、含混不清的,我们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概莫如是,即便每个人都是在踏踏实实地生活,却依然对生活的本质难述其详。个人的选择固然会产生“蝴蝶效应”一般的影响,但在历史和社会的洪流中,在生活的含糊面目前,个人的选择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真实也好,假想也罢,话剧《家客》中的人生固然充满了尴尬的人物关系和夸张的戏剧场面,但这种对生命状态的不同呈现,还是能引起观者的思考。遗憾的是剧作的重心并没有完全放在三种人生的展现上,而是偏重第二种人生:“马时途没有从唐山回到上海”,在这种可能性中,马识途的妻子莫桑晚以为丈夫已死,于是嫁给了夏满天,但在数十年后,在几人都到了退休的年龄,马时途却又忽然回来了。全剧两个小时,将近一个半小时都放在马时途回来后的剧情呈现。就人物关系来说这一段当然是比较有戏,也有很多幽默的点,但却有落入窠臼之嫌,也有冗长之感。而夏满天去世一段的处理也让人出戏,有种打点打偏了的感觉。

编剧在采访中提到希望在剧中展现老一辈知识分子的命运、呼唤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与社会责任,个人认为和本剧最终的呈现有些不接榫。剧中对于知识分子生活状态的描述和命运的思考比较流于表面,难以引起共鸣和深思。并且剧本在构架上已经具备挖掘更深层内涵的潜质,却最终停留在展现知识分子良知的主题,未免有些浪费了。在国内的话剧舞台上,对社会历史的反思和人性的开掘方面,少见深刻透彻、鞭辟入里,多见有气无力、半途而废……这是由于国人在人性之上总有身份、体制、制度等种种桎梏所限,还是仅仅因为创作者不愿迈开这一步?不得而知。

最后,本剧最大的看点就是张先衡、宋忆宁、许承先三位老戏骨的同台飚戏。编剧创作初衷之一便是为三位老演员创作一台话剧,剧中三个人物不同性格的碰撞,以及三位老戏骨的戏剧表现力,再加上幽默的台词和生活化的表演,在舞台上擦出阵阵火花,引得观众笑声不断、掌声连连。总体来说话剧《家客》完成度较高,演员表演尤为精彩,能够观摩此剧也是十分有幸了!

(作者:马敏 宁波市文化艺术研究院编剧,曾创作越剧《南风歌》、《杜十娘》,甬剧《药行街》等作品)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