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爱看家乡滩簧戏,今朝又见《拔兰花》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8-12-05

爱看家乡滩簧戏,今朝又见《拔兰花》——甬剧新版《拔兰花》观后


                          作者:李家灏:90后戏曲观众,祖籍宁波,现居上海。


上周六,终于在“昆山百戏盛典浙江专场”上观摩了宁波市甬剧团复排的《拔兰花》。这个甬滩清客戏中的代表剧目,自清朝中晚期形成伊始,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由徐凤仙、贺显民整理演出,随后又亲授于弟子范素琴、柳中心。此戏的传承脉落是十分清晰。

宁波市甬剧团此次复排《拔兰花》,是继2013年举办的“甬剧滩簧小戏专场”后,该剧的又一次亮相。复排虽好,但就此次该剧呈现的艺术效果来看,遗憾不少。下面试举几例,简略分析。


01 剧本  

剧本压缩得太简练,导致前后情节衔接不畅,使得此戏缺少戏剧矛盾的层层推进,剧中人的人物形象也因此变模糊难解。例如:周宝泰拔兰花之后,王凤霞原有的“奴在廊檐绣弓鞋,东风吹来西风斜,吹得我头上青丝乱抓抓”几句用于整理发鬓之后发现兰花不见情节的唱词被删,改为周宝泰拔兰之后,王凤霞并不整理发鬓,就说出台词:“我头上一朵兰花呢”。发现门外有人后,王凤霞不经任何思想波动,也没有认出门外之人是谁,就贸然开门,以几句念白讨还兰花。较之原来王凤霞又见心上人时,一声情商极高的“人客啦”,以及双方三年未见,再度相逢时两番争辩,终至误会解除的合理铺陈,显得十分突兀。没有接触过徐贺版《拔兰花》的观众,想必很难理解王与周的人物关系。

再者,之后两人互诉三年经历的对唱,也是能删则删,仅以几句念白表达。如此既使传情达意方面受了很大影响,又无法展现甬滩唱词与唱腔的乡土气息。例如原本中周宝泰有唱句:“话来我去我搭侬姻缘弗湊巧……走来江湖瞎先生,手拕三弦阿拉门口头伊走来走去走两埭……”这样生活化的句子,完全被删,只剩下“算命先生八字排”。如此改编,大约一为时间所限,二为唱词本身之“粗俗”所累。这样的例子,在改编版中不胜枚举,就此点到为止。

02身段  

身段过多过大,与滩簧本身的艺术特色冲突。

此番该剧身段为昆曲名师重新设计,逢歌有舞,每唱必动。然如此虽可展现演员身段之精巧,却又一次与剧中人物之形象不符。例如:王凤霞唱“帽头子”时,竟少用正旦之“踏步”,而多用小旦、艳旦之“撵步”,且数次出现两肩高低错落之情态(并非演员有意为之),王凤霞的人物形象就此变稳重为轻佻。以至于我在观看后半部分的戏时,并不为周、王两人的处境与结局伤感。

结尾时,两人执手共同进退三步的身段,显然化自昆剧《长生殿·惊变》杨贵妃与李隆基共唱“泣颜回”曲牌时的身段,虽美观,但却与《拔兰花》一剧结尾时的愁苦气氛不符。想必是由于结尾原有的“快二簧”对唱被删,只得以动作填充结尾的无奈之举。在此无意赘述在戏曲剧目中化用戏曲身段运用时必须动静结合,符合人物的原由,只是依我所见客观记述当日台上的实际情况,供诸位辩证慎思。


03唱腔 

不知为何,原本出现在每段甬剧基本调甩腔之后的小锣与鼓从乐队中消失了。听不见“丈丈,丈丈以之丈”的清脆之声的甬滩传统剧目似乎缺少了些滩簧味道。王凤霞所唱基本调始终只用“宁甬腔”的甩腔,不见“堇风腔”之落调。然此剧原系堇风甬剧团徐凤仙、贺显民之拿手好戏。既有唱腔范本在前,不妨将堇风与宁甬之腔交替运用,根据剧中人物情感发展的需要,兼取沪甬两地甬剧唱腔之长。当然,这只是我的建议而已。

结尾前由原本中“基本调”对唱,改编的甬剧小调“对花十送”的对唱,确实增添了全剧唱腔的音乐色彩,如果前面的“基本调”唱段能保留得相对完整些,想必两种曲调间的音乐色彩对比一定会更加鲜明,呈现的艺术效果也一定会更好。


04念白 

剧中人物念白缺少宁波方言之韵,却有话剧白口之风,又似偶像剧台词之味。听到改编版中王凤霞一句“宝泰,侬一定要救救我啊”,我动了思绪:清代的周宝泰“大叔”难道真的喜欢“萌萌哒”的王凤霞妹妹?此种“穿越”的感觉,大约剧中王凤霞与周宝泰本人也能有所察觉。这难道是传统剧目与当下接轨的方式之一吗?


05 布景  

此版《拔兰花》的布景尚属简洁,灯光调度亦尚可接受。


06时长  

或因时间所限,经过如此改编后的《拔兰花》演出时长仅十九分钟。对于爱看传统剧目的我来说,着实是不过瘾的。但至少这十九分钟,使座中未曾接触过甬剧的新老观众知道了甬剧有一出称作《拔兰花》的传统剧目。从宣传剧种本身的角度来说,此番复排还是有积极意义的。

又不出自己所料的写了一段吐糟新排传统剧目的文字,但「吐糟非我意,只望传统兴」。若有唐突之处,还望诸君见谅。沟通总比不沟通好,就是这个意思。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