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村上春树《神的孩子全跳舞》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4-09

解析村上春树《神的孩子全跳舞》

薛晓 嘤鸣文学评论社 2018-10-22

作者:薛晓

《神的孩子全跳舞》

                ——村上春树


“丽莎,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发生的事。”
“那太不像话了,太惨无人道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恶魔》

广播新闻:美军有不少人战死,而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方面也有一百一十五人阵亡。
女:“无名这东西真是可怕。”
男:“你说什么?”
女:“光说游击队死了一百一十五人是什么都搞不清楚的。根本不知晓具体每个人的情况——有没有妻子儿女,喜欢戏剧还是更喜欢电影,全都一无所知。只知道死了一百一十五人。”

                    ——让·吕克·戈达尔《疯狂小丑》

(以上两段内容为《神的孩子全跳舞》引子)


1むらかみ はるき



    村上春树,日本后现代主义作家,1949年1月12日生于京都伏见区。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第一文学部演剧科。

    村上春树29岁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且听风吟》即获得日本群像新人奖,1987年第五部长篇小说《挪威的森林》上市至2010年在日本畅销一千万册,国内简体版到2004年销售总量786万,引起“村上现象”。

  其作品风格深受欧美作家的影响,基调轻盈,少有日本战后阴郁沉重的文字气息,被称作第一个纯正的“二战后时期作家”,并被誉为日本80年代的文学旗手,其作品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广泛知名度。 




2

地震让我们看到的裂缝,或许不仅仅是大地上的那些。

      

      村上春树《神的孩子全跳舞》一书在2000年出版,是一部以1995年神户大地震为背景的短篇小说集。而村上本是一位极具个人主义的作家,选择神户大地震这样的社会性题材,对于他本人既是挑战,也是转折。但是,他的个人自由主义,反而为他写这类题材的文章提供了与众不同之处。相比于其他以地震之类重大灾难性事件为背景的作品,村上春树并没有将神户作为书中六个故事的舞台,而是将目光转向一个个具体的人——一群看起来平常无奇,自己与亲友都远离震区,没有财产损失的普通人——一群看似很纯粹的旁观者。这便是村上春树对于此题材的写作的独到之处。更加独到的是,在村上的笔下,这些看似纯粹的旁观者,他们确是没有受到那些世俗所关注的影响——财产、生存、亲情等,但是,地震却都成了促使他们生命转折的一个重要契机,他们因之找寻到了某种于生命无声无形却不可或缺的事物。


      几个故事的主人公,分别是事业家庭双收的都市白领,沉迷于生篝火的独居者,从小不知父亲是谁的年轻人,离婚的中年医生,毫无特点的银行小职员,在感情上一直有些问题的作家。他们都远离地震,甚至有一位在遥远的泰国。而在这样的舞台上,这些人物却像是感受到了来自大地深处的能量,演绎出了一个个引人深思的故事。那时,日本泡沫经济破灭,神户大地震,同年还发生了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一系列天灾人祸毁灭了太多,终于,很多人觉察到了这个世界的不可信任,这个世界的虚无与滑稽。而故事的主人公们,也发现了曾经的自己对生命虚无感的无视,并重新开始正视这种虚无。


       在《有熨斗的风景》一文中,顺子本是一个平庸无奇的超市小店员,身上最独特的地方不过是她已离家出走多年。后来因为认识了三宅——一个不喜欢冰箱、而迷恋生篝火的独居男子,她也成了一个“篝火迷”。而火因为其形态的自由,在本文中是作为“自由”的象征存在的一个意象:“因为自由,看的一方就可以随心所欲将其看成任何东西。假如你看火看出幽幽的情思,那么就是你心中的幽思反映在了火里。”三宅这样解释道。而这样一位对火即自由痴迷的人,却对闷死在冰箱里的死法有一种梦魇般的执念——冰箱,在本文中,应该作为是火的对立面的存在,闷死其中,丧失自由。在发生了地震的神户,有他的妻儿,而他却无动于衷,也不愿对别人吐露心结。三宅身上始终有一层迷一般的外罩,让读者如何去捉摸呢?在本文一个最神秘的一个段落,也许可以对三宅对生命的感受略知一二。“‘你画什么画?’‘解释起来非常困难。’”三宅画了一幅画——房间正中放着一个熨斗——也就是本文题目的出处,所以一定具有某种关乎主题的强烈的象征意义。“‘那为什么解释起来困难呢?’‘因为那其实不是熨斗。’”三宅是将其作为某种事物的替身来画。“替身”一概念在本文中极具隐喻意味。隐喻是村上春树作品的特点之一,他在作品《海边的卡夫卡》中就曾引用歌德的“世间万物无一不是隐喻”,来暗示作品的隐喻性。而熨斗不是熨斗,它之于风景,只是某种事物的替身,对于三宅,生命也不是生命,只是虚无的替身。对生死,村上春树有他自己的世界观:“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出自《挪威的森林》)而三宅的生,或是死,也印证了这一点。选择闷死在冰箱里的痛苦死法,也许就是因为他对火的自由与空虚的痴迷,而想将生命进行一种中和吧。三宅不管不顾震区的妻儿,或许就是因为曾经的某次经历,发现了自己生命的虚无,而来到了这个有很多漂流木的海边小城,只为用这些漂流木生起篝火。三宅这样子为了生命的实感而苦苦追寻,甚至抛弃很多常人很重视的东西,这也是村上春树个人自由主义的表现之一。而顺子,也因为与三宅的深入交流,渐渐发现自己是“彻头彻尾空壳一个”。顺子似乎在篝火中看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她在篝火边入睡前,脑海里重复着睡前三宅说的话“篝火灭了,冻也把你冻醒了”——这句话也是一个隐喻,应该是说若是篝火永远熄灭,三宅生命的生的部分就会耗尽,从而只能进入寒冷的冰箱。

      三宅与顺子所代表的,是在发现生命虚无后的痛苦,而除了痛苦,各个主人公也有人茫然,有人愤怒,有人只是内心深处激起了旁人看不到的波澜,但最终殊途同归,通过一场遥远的地震,发现了内心的裂缝——与地震后大地的裂缝很相似,本以为与大地一样不易损毁的心灵,原来一直飘荡在空虚之中。疑惑、自责、挣扎、愤怒、寻觅、搏击……甚至是起舞,主人公们通过各种方式,企图将裂缝填满,摆脱令人窒息的空虚。而读者也会随着这些人物的心路历程的变化,心渐渐平静下来,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沉甸甸的东西,慢慢进入脑海,沉入心脏底部。

    本书还有一大吸睛之处,即其引子部分,也就是本文开头的引用内容。这两段对话表面上看似与一篇篇小说关联不大,其实正因为其处于引子这样的重要位置,它暗示了整本书想表达的社会性意义。如今的媒体给整个社会塑造的思维定式,就是每当地震这样的重大伤亡事件发生,大众们所热心关注的只有伤亡人数,受害规模等及其宏观的状况。而我们对每一个个具体的生命的关心,却存在着一种极度的缺乏。诚然,每一次重大天灾人祸之后,总有一些人物因为媒体宣传而进入公众视野——或是作为积极性代表或是作为消极性代表。然而这便是对个体生命的关心吗?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去了解或死或生的每一个人,所以无数无数的人,就是那样没有任何痕迹的走向了死,他们“有没有妻子儿女,喜欢戏剧还是更喜欢电影,全都一无所知”……这样的残忍的现实,想得越深入,便越是被生命的缥缈之感所纷扰。这也是作为社会的一个重要部分的作家,所想通过文字提醒我们的。从本部作品的每个人物身上,读者便能深深感受到作者对他们个人生命的关怀——这就是村上的个人自由主义与社会的结合点,是使这部作品出彩的一个重要部分。也许无所谓找到这样的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我们所能够做的,也许就是尽可能寻找生命的实在性,于自己,也于他人。


    《神的孩子全跳舞》作为一部短篇小说集,每篇故事看似相互独立,互不关联,然而我们可以随着阅读的推进,发现其内在的有机联系:读者可以越来越感受到一种温暖人心的力量。从第一个故事到第六个故事,我们可以通过观察主人公的姿态,感受到一颗颗深受地震触动的心,从一开始的空虚、怀疑、追问,到从灵魂深处获取力量而重新面对生命,再到对曾经的空虚进行抗争……最终发现了爱,发现了心的住所,最后一个主人公,也就是那个作家,才最终写下了一个温暖的故事,而这部小说集,也有了一个得到升华的结局。


     本书所带有的独属于村上春树的特色,还有很多。比如其部分篇目的超现实主义色彩,让读者可以在荒诞离奇中,感受到作者文字的微妙力量,即可以在荒诞中体味到真切实在的思想传达。还有文中时不时出现的一些令人忍俊不禁的话语,都可以让读者感受到一种十分“村上春树”的幽默感。同时,本书中的一篇出现了一定篇幅的对爵士乐的叙述,这也是村上春树作品的特色之一。由于他本人是一位爵士乐迷,他的作品中有很多内容都与爵士乐有关。读者阅读他的书时,几乎可以隐隐约约听到萨克斯与爵士鼓的浅吟低唱,这样独特的阅读体验,为作品的“村上色彩”又添一笔。


    《神的孩子全跳舞》的确是一本相对冷门的书籍,至少与村上春树的某几部作品相比。然而这本书所能带给读者的却有很多,除了其追问心灵、寻找生命的深刻内容,还有其独特的观察视角,仔细玩味之后,会在作为读者的我们的脑海中,刻下一个个感叹号,也留下一个个尚待我们认真思考的问号。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