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风暴里的眼睛越来越红——《反贪风暴4》影评(一)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4-24

风暴里的眼睛越来越红——《反贪风暴4》影评(一)

 吕杭蓝 商大影评 

“一切都明明白白,但我们仍匆匆错过,因为你相信命运,因为我怀疑生活。”


看完反贪4后我的脑海中总是徘徊着顾城的这句诗。与其说ICAC“相信命运”毋宁说他们坚定信仰,并非为谋利而成为一名警务人员,有义心不容虎患,有决心不听俗言,有虎眼不诉离肠,有明灯不愁往返,心志之坚非意气之勇可比;而“怀疑生活”则让我想到曹元元,其人生的存在感唯有对外破坏才得以彰显,现在回忆起,脑海里还多半是曹元元那黑色的眼袋中所镶嵌的满是血丝而又盈溢着恨意的眼睛。


从人物塑造上而言,曹元元的性格是极端的,他的心灵缺乏滋养善意的土壤,亚里士多德曾言“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


曹元元就像一只内心无处安放的野兽。狱期将满时,ICAC没有掌握曹元元行贿监狱职员的确凿证据,黄文彬在陆志廉出狱前一天告诉曹元元,“你兄弟,是ICAC的。”那一天夜里有一个正面的俯拍镜头,林峰所饰演的曹元元仰卧在监狱的床上,眼睛是睁着的,眼里有血丝,黑色的眼袋挂在人脸上,同期声是曹元元的切齿低吟“我最憎人背叛我”。


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中曾经说人有两种本能:一种是性本能;另一种是攻击本能。


对于一般人而言,攻击本能会有向内和向外两种方式,向内的一种是自责,比如陆志廉看阿禄被敲碎脚趾而无能为力走到水池时目光聚定,他把攻击的力量向内,以致于探监时脸色都隐忍愧疚;与此相比,曹元元是一个完全把攻击能量向外的人,他嚣张狂妄,反抗任何不顺从他心意的人,征地的时候直接碾压站在掘土机前反抗的廖校长,监狱操场大派对中本派队员输就让他戴上金属戒指打对方,揪出背叛者就敲碎他手掌喂他蟑螂,还没出狱时就找人恐吓廖雨萍,在最后知道陆志廉是卧底时也执着于“谁敢出卖我,我就要亲眼看着他死”。


曹元元的性格推动了整部电影的开展,如果他没有提前派手下恐吓廖雨萍,这个故事就不会开始,如果他没有执着于要亲眼看到背叛者死,故事就没有结尾。可又是什么样的风水养出这般人?


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中说人有五种需要,一是生理的需要,二是安全的需要,三是爱和归属的需要,四是尊重的需要,五是自我实现的需要。


曹元元虽然衣食无忧,但却安全感不足,四年级被校园欺凌时回家告诉父亲却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和保护,自己一个人骑着单车拿着砖头去找场子,赢了回来后父亲甚至连饭都没有给他留,莫说爱,他连归属的需求都难以满足,他的父亲在探监时毫无关怀,口气生硬,直言如果曹元元没有按时出狱他不会等。


而他的一帮小弟也只不过趋利而往,拿钱办事,与此同时,他对尊重的需要却异常强烈,他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渴望所有人都臣服他,顺从他的意愿,一定要出卖的人后悔从侧面而言也不过是一定要所有人认可他是一个不可违逆的存在。这样的人让人感到害怕又让人感到可怜,你难以想象一个既没有安全感的人在这世界的恐惧。更糟糕的是他还拒绝外力帮助,内心的坚冰由内而外发寒,在直升机上程sir用手拉他上机之后,反手就是把程Sir推出去。


躁动的灵魂尽力嘶吼,让人无力安抚,以暴制暴场面激动,又让人内心彷徨。


这场贪污腐败案件的两个对立面,一个追求的是他人的认可,一个追求的是世间的公正,败的却是过程中那些警务人员的私心,沈狱长拒绝黄老邪的假释申请是为了牵制曹元元,以此不仅可保监狱的些许安宁还能借机敛取曹元元的报酬,心思是那样精致又那么让人切齿,可这是金钱的世界啊,每个月的房租水电都足以压得年轻人狼狈不堪,“坐牢,是香港年轻人唯一的出路。”阿禄的笑言让人不禁自嘲。


从影片塑造来看,反贪4的节奏、起伏都很紧凑,虽说是老梗,但却是记忆中港片的味道,只是年少时在电视前看和如今在荧屏大幕前看终究是不同了,以前觉得这类片子快意恩仇,除暴安良,如今却有点迷茫于人性的沉沦难以挽救,终究只能以智慧和勇敢与之直面强硬。


文/吕杭蓝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