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 文艺评论 >> 详细信息

从一把琵琶看《长安十二时辰》的考究
信息来源:评论家协会    发布部门: 浙江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9-08-05

柴昀喆:从一把琵琶看《长安十二时辰》的考究

原创: 柴昀喆 

最近狂刷各种圈,也不时跳出各界大佬的服化道盔甲武器以及朝代背景、机构设置等科普文,对看多了套路水剧的观众来说,可谓一边刷剧一边学习各种历史文化东方美学只知识了……

当然,厚重的历史知识和玄幻的东方美学,不是三眼两语就能说清。但剧中出现一物,却是实打实见证了剧组良心——琵琶。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剧种出现的琵琶,敲小黑板的是讲了三年半东方音乐美学的柴昀喆。

《长安十二时辰》第一集开篇。

长镜头将长安城全景拉下来,便是一幅唐代美人演奏琵琶的画面。

懂琵琶的人会眼前一亮,这正是日本正仓院收藏的唐代紫檀木画槽四弦曲项琵琶!

角度的关系,在这里,我们只能看到琵琶右侧的两个琴轴。因为曲项琵琶在右侧两个琴轴处向后翻折了九十度,所以另一面的两个琴轴刚好被挡。

琵琶这个名字其实是个拟音词。东汉的刘熙在《释名》中说:枇杷本出自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枇,引手却曰杷。而在西方,这类乐器被称为琉特,最典型的是中世纪盛行的鲁特琴。从下面两张图便可看出两种乐器的亲戚关系,还不是特别远房的那种。

近些年,很多人在强调唐五弦琵琶。

其实唐代的琵琶分四弦曲项和五弦直项两种。而从隋代开始,这两种琵琶被分开称呼,琵琶多指四弦琵琶,五弦琵琶则直呼五弦。“琵琶、五弦及歌舞伎,自文襄以来皆所爱好,至河清以后,传来尤盛。”(——《旧唐书·礼乐志》)

唐琵琶演奏时用拨子拨奏,而非现代琵琶的戴指甲指弹。白居易的“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描述的应该就是这种四弦曲项琵琶,并且这句诗还很细致地描写了裴兴奴(别问我怎么知道她名字的,要说她们家族史又是一大堆)弹完一曲以后,最终收起拨子一扫,当坚硬的拨子扫过柔软的丝弦,发出裂帛般的声响。而拨弦处的面板上刚好有一幅画。

对比可见,《长安十二时辰》开篇的这个琵琶,除了琴轴上的螺钿没有复原(这个复原成本确实太高),以及面板上的画没有一模一样复原以外,在色调上已经和正仓院的唐琵琶无限接近了,真的是非常非常用心了。

当然,作为马背上的民族演奏的乐器,唐琵琶的演奏姿势是横抱怀中,而非现代琵琶的直抱。为什么要横抱?原因很简单,只有横着抱才能够稳定住。

再来看这张反弹琵琶图。

中间反弹琵琶的伎乐天更多的是一种舞蹈或杂技类的炫技,而非常规的琵琶演奏,但右下角的一尊坐着演奏琵琶的伎乐天,也是横抱琵琶,琴首部位朝下。这样的姿势在晚唐的《宫乐图》里,我们也能看到,至少晚唐以前琵琶演奏是横抱并向下倾斜。

而《长安十二时辰》描绘的盛唐时期的一天,此时应该不会是斜向上抱琵琶,可见剧中这位琵琶演奏的姿势是有点小问题。这并非不可理解,因为如果严格按照唐琵琶演奏的姿势,大半个琵琶就会在镜头画面之外,对构图运用十分不利。

唐之后,随着琵琶演奏技艺的革新与日趋繁复,琵琶上用于辅助按音的品相开始逐渐增多(可以演奏出更多的音),横抱琵琶的姿势对于左手在各个把位上的切换来说很不方便,于是逐渐产生了向上斜抱的方式。五代时期的《韩熙载夜宴图》里,已有了明确的向上斜抱的画面记载,但琵琶的形制基本还和唐四弦曲项琵琶一致。直至明代,琵琶增加到四相九品,抱琴姿势才十分接近今天的直抱。

《长安十二时辰》第八集结尾。

许合子出场之前,一个琵琶局部特写。

这个画面中,虽然只能看到四个琴轴,但已经可以明确数出琴弦有五根。五弦直项,按音处五相,再加上剧组不复原螺钿工艺的习惯,推测八九不离十是仿正仓院的镇院之宝:唐螺钿紫檀五弦琵琶。这大概也是我们在剧中能看到的唯一一个镜头了吧,因为正仓院这面琵琶面板上所有花纹和胡人乐手骑骆驼的图案全部是螺钿镶嵌出来的,复原不易。

虽是一把琵琶,又是出现并不多的道具,但《长安十二时辰》为此而付出的背后工作,已经远不止眼见这些。国产剧愿为这一两秒的镜头,做到如此用心,已经是非常不易了。



▲以上仅代表作者观点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