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西湖论坛 > 西湖论坛
0
“到延安去”的一种诗意诠释 ——评电影《红星照耀中国》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9-16

“到延安去”的一种诗意诠释 ——评电影《红星照耀中国》

 

 

林玮

 

20世纪30年代,“到延安去”是中国青年标榜立场与价值理想的口号。而这句口号的形成,与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国西北革命根据地采访的美国记者斯诺有着密切的关系。他的那本《红星照耀中国》于在中国1938年翻译出版(译名为《西行漫记》),引无数国统区的青年去往延安。而这种热血的情况,在1979年再版《西行漫记》时,又一次在20世纪80年代的知识界引发了强烈震撼。

 

一个故事在不同时代产生了同样的社会震动。而在全媒体时代的今天,这个故事应该以怎样的形态进行传播,重新诠释一种信仰的形成呢?电影《红星照耀中国》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上映,正回答了这一问题。这部电影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具有鲜明特色,诗意地诠释了“到延安去”何以成为信仰的理由:

 

 

 

历史性的积淀制造全局性表达。讲述一个距今已有80多年的真实故事,在题材上本身就具有历史性效果,它更能脱离开当时的情景,以历史后发的真实去诠释一种现实走向。而导演王冀邢更明确表示自己拍摄《红星照耀中国》的想法,已有20多年,但总因各种缘由而搁置,迄今更希望能重新回味那个让无数历史上的青年心潮澎湃的故事。就这一点而已,电影《红星照耀中国》已经做到了。

 

散文化的叙事创造政论性效果。《红星照耀中国》以西方记者的视角进入当时的语境,刻画了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徐海东等一批共产党领导人的生动形象,尤其是中共早期历史中的“初心”——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在电影多处呈现;包括斯诺与鲁迅先生的对话,都具有很强的政论色彩。这种色彩通过散文化的叙事,淡化戏剧冲突加以呈现,让整部电影更具震撼效果。

 

暖色调的场景营造主旋律诗意。以“延安”为代表,斯诺当年进入的“红色中国临时首都”具有典型的西北风光,粗犷而又温暖。电影中除了斯诺在上海等地的行踪之外,大部分场景都在明丽的、泛有成熟谷物气息的暖色调中进行,使影片产生了某种深远的、指向未来的寓意,也体现出中华文化的深度与厚度。

 

 

 

 

《红星照耀中国》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上映,本身就是一种带有政治意味的行为。而这种行为要更加深入人心,还可以适度注入更多青年元素,配合原著阅读,以全媒体传播的方式进一步展开。当然,这已经跃出了电影形态,却是电影《红星照耀中国》给“斯诺西行”这一故事在未来继续延展的一点启迪。 

 

 

                                                            作者系浙江大学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