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西湖论坛 > 西湖论坛
0
《对“新主流”话语的知识考古——阐释中国当代电影的理论路径及其误区》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9-16

孙佳山

中国艺术研究院马文所当代文艺批评中心主任、副研究员、

“青年文艺论坛”召集人

 

《对“新主流”话语的知识考古——阐释中国当代电影的理论路径及其误区》

 

影片、院线产能的中长周期性触顶和回调,档期、观众的增长乏力和不稳定性,是中国电影在2017年就开始面对的总体格局,票房产能还将进一步落后于影片和院线产能,是中国当代电影在下一历史周期所无法逃避的系统性风险。

 

在全球经济都在下行区间的现实语境下,中国当代电影很可能面临内部影片、院线、档期、观众增量的全线匮乏,外部关注、投资、估值、认可度的全面回调,这种一方面票房体量过大、一方面几近全产业链亏损的最为被动、难堪的“滞胀”局面。

 

在这样的系统性风险的基本格局下,更为重要的是被“新主流”话语所调用的“小镇青年”问题。

 

“小镇青年”所表征的我国新一代,来自三四线城市和广大县级市的,未受过高等教育,没有稳定的正式工作,收入整体偏低的广大青年群体,几乎完全不具备传统迷影文化意义的影迷特征、也不具有好莱坞电影观众所标识出的新兴中产阶级的教育程度、审美趣味、经济收入、社会身份和政治地位;但“小镇青年”已在悄然间改变了过去电影观众概念的外延,并开始一步步渗透,正在改变着过去我们所习以为常、天经地义的电影生产、传播逻辑,其对“主旋律”、传统文化等领域已经表现出的令人咋舌的巨大热情和冲击力,早已实质性地溢出了电影的范畴、框架,甚至直接改写了曾被奉为“圣经”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理论。

 

在未来,以影片、院线、档期、观众为切口,对于“主旋律”、传统文化等“小镇青年”的文化公约数的再整合和再建构,其所蕴藏的历史势能的蝴蝶效应,对于我国的文化治理、国家治理,都将是前所未有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式的历史挑战。

 

而这其中的中国经验、中国故事,对于世界电影史而言,才真正具有原创性的价值和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