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文艺评论>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
0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60)王犁:我喊他苏旅老师,他把我当年轻几岁的朋友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9-30

浙江文艺评论家论述(60)王犁:我喊他苏旅老师,他把我当年轻几岁的朋友

9月25日一早在朋友圈获悉广西苏旅老师过世的消息,也联系他的而老朋友黄菁老师了解情况。这几天来,虽然该干嘛干嘛,该上班上班,但人懵了好几天。

不时还接到朋友聊苏旅老师的电话,大家都不敢相信,多有活力和通达的一个人,一下子别我们而去,留下一句“舍不得这个美丽的世界”,其实更舍不得他的是我们这些喜欢和尊敬他的朋友。

1980年代还是中学生的我就在《中国美术报》读过苏旅老师写的短文,后来以出版人的身份让大家熟悉。十几年前,我们还在折腾“午社”的时候,大家年轻没什么社会关系,想出版本书都要精打细算,又想做的体面一些,可以装蒜,又想便宜一点节省开支。辗转联系到广西美术出版社苏旅老师,总是得到他的帮助,他还客气的说一直关注你们“午社”的动向,你们年轻人厉害。

大概06年样子一个晚上九点多钟,接到一个电话,自报家门,说自己是广西的苏旅,在杭州开会,来我家坐坐,半个来小时后,苏旅老师就打车出现在小区门口。那天晚上东聊西聊一直聊到十二点才回住的饭店,并相约第二天顺路去西湖花园看看朱豹卿先生,再去转塘看看象山校区,傍晚飞机回的南宁。去机场前的下午,我陪他去云栖竹径边喝茶边聊天,听他谈对当下的看法,最让我诧异的是他对网络的熟悉,聊到了杭州写古诗的陆蓓蓉,又在感叹更年轻一拨人的厉害。

那次见面算是认识了,回去估计见到广西的高人就夸我几句,于是,另一位后来的好友姚震西先生,一样的晚上,一样的电话,像他一样出现在家里,一样不分长幼的交往。接着苏旅老师不是从我的角度给他约一些稿件,就是碰到共同熟悉的朋友,来电话聊上几句。我喊他苏旅老师,他把我当年轻几岁的朋友。

有微信以后联系更加紧密,告诉我已经退休准备搬到桂林去生活,到桂林后也告诉我自己的生活就是要做减法,怎么高兴怎么来,这个年纪不想做自己不舒服的事,并告诉我“老夫现在是减字诀,猪友越少越好。”也不时聊到喜欢的的朋友,这些年在微信上或见面,夸得最多的是自贡的吕三、秦皇岛的田弘、桂林的赵松柏。有时也会说起,“对不是太熟悉且过分吹捧老夫的人,老夫一般心存芥蒂。”也是给晚辈与人交往或待人接物的一个提醒。

苏旅老师归隐桂林后,虽不想做太多正事,鉴于其在美术界的声望,高兴了也受邀去北京开个批评家年会,到上海参加个广西自治区赴沪展开幕式,更多的是看他在漓江游泳的照片,与三五好友吃吃喝喝开心的场景,在独秀峰下穿着拖鞋闲逛,一派“自有心胸甲天下,老夫看惯桂林山”的景象。

联系最多的一个阶段,是为桂林花桥美术馆策划2018年“图像的现场——当代水墨新锐邀请展”和2019年“丁立人作品展”。记得苏旅老师还在广西美术出版社任上,就想在出版社的美术馆为我们这个年龄段的水墨画家做一个像模像样的群展,这个话题一直拖到17年底,我们再次聊起做一个新锐水墨画展,并要求我为展览写一篇长文,谈谈对当代水墨的看法,我说自己是参展画家,就不参与文字工作了。他又下指令让我约一篇像样的文章,后来得到上海彭莱女士的支持,提供一篇《另一种当代性:水墨的绵延与节点》,才让苏旅老师满意。在参展画家提名上,我们聊到十几年前“七零后”,是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尚无学术形状,姑且的命名,十几年过去了,这样的姑且应该留给更年轻的一代,坚决摒弃这个模糊的话题,并希望去掉三分之一我们年龄段的画家,再提名一些更年轻的画家参与,出现任钊、闫锡聪、吴非、苏宗辉的名字,相信对于这些年轻的画家来说,或许是第一次受邀参与公立美术馆策划的大型学术活动。特别在讨论展览名称上,一一被他否定,直到出现“图像的现场”,他才回复就用这个名字。听花桥美术馆黄啸伟兄说,在各地画家到桂林参加开幕式的前一晚,苏旅老师还出现在布展现场把关。从展览策划、布展到开幕整个过程中,让我感受到老将出马的坚持与底线,也感受到桂林花桥美术馆馆长邱丽萍的魅力,只有这样的信任和热情才可能把苏旅老师再次拖下水。

“图像的现场”成功的举办后,苏旅老师当着邱丽萍馆长的面给我下命令,明年再给桂林花桥美术馆策划一个大展,又出现2019年底的“人与兽,猴与蝗——丁立人作品展”。苏旅老师仍然要求我好好给丁立人先生写篇展览画册的长文,六千多字《丁立人的美术史意义》对我来说是很好的锻炼,现在微信上还留有这篇文章初稿出来时,苏旅老师读后的鼓励。一直与苏旅老师保持联系,不时会讨论一些对社会的看法,最后一次是有关浙江高考作文的话题,他提醒我不要怀疑年轻人的能力。

这几天转发送别苏旅老师的文字,有熟悉他的朋友给我留言“他很欣赏你”,我知道苏旅老师对我的厚爱,我也知道他欣赏很多老老少少的朋友,但也简单粗暴的删除了很多他不喜欢的朋友。

 

认识苏旅老师十多年,并不认识师母关老师和女儿苏晴,苏旅老师突然离去,更感到伤痛的是他的家人。在朋友圈读到苏晴赶回国后,还在上海防疫十四天隔离中写的《老爹》,文字流露的理性与克制,更让熟悉苏旅老师的朋友读来心痛。

 

 

 

苏旅老师在病房留下一句话“舍不得这个美丽的世界”,正如吕三兄在万分悲痛中急就《忆苏旅》的文字“这个世界也舍不得您”。

2020年9月28日获悉消息后几日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