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美术>协会资讯 > 协会动态
0
新锐榜|新峰计划优秀青年艺术家——项之华:匠心坚守 让传统技艺“活”起来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6-17

 【新锐榜】

我们是“新峰计划”优秀青年艺术家!
在本期的“新锐榜”栏目中,我们将认识青年艺术家项之华。作为“70后”非遗传承人的他以独到新颖的视角,别具匠心的手法,大胆地将小众匠艺活态推向前台。“最初从事玻璃银光刻这项艺种时,发展空间十分狭窄。”多年来,他一直坚守着这一方园地,对他来说,这不仅仅是一种爱好,更是一种执着与追求。
 
项之华:匠心坚守 让传统技艺“活”起来
 
项之华,温州龙湾人,被评为浙江省非遗代表性传承人、首批浙江省优秀民间文艺人才、浙江省造型艺术新峰计划人才、 温州市工艺美术大师,温州浙南产业集聚区最美文化人、温州浙南产业集聚区工匠。现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工艺美术学会理事、温州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龙湾区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罗峰艺社社员。工作室列为浙江省非遗项目“玻璃银光刻”保护单位、浙江省优秀非遗旅游商品、温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体验基地、温州市工艺美术传承创新研发基地。
吉祥
项之华自述:近年来,我一直在探索如何使玻璃银光刻艺术具有适合时代的审美价值。运用大胆巧妙融合版画、钢笔画、剪纸等一些艺术形式,通过黑白的设置、分布、组合,表现出节奏、韵律、对比与均衡,并结合黑与白造型的巧妙变化,点、线、面的组合来表现形象,使作品艺术品位蕴意更加丰富性,达到简洁的画面,构成丰富的形态,从而获得视觉上的愉悦和美感。
让玻璃银光刻注入时代的生活气息与健康向上的人文精神气象,寄寓思想内涵来表达对生活,对生命积极向上的情感,从而形成独创的个性化艺术表现与追求的境界。
 
湖光
【学术简评】
之华同志是一位有探索思想的艺术家。他的玻璃银光刻艺术,独具一格。在继承他的老师项有礼先生之工艺基础上,之华的玻璃银光刻艺术无论材料与艺术造型,都有很大的创新与变化,特别是线条与章法,更为臻益完美。并拓宽艺术表现的其题材,融入瓯越民风习俗,亦为乡间文化一道亮点风景。随着玻璃原材料改进为钢化玻璃后,实属难得的是之华的玻璃银光刻艺术,将钢笔画、版画、剪纸诸多画类艺术技巧与章法的元素,精心创意融于其间,呈现灿烂工艺之独放一枝之美艳花朵,开创玻璃银光刻艺术新领域。他表现的艺术题材更是丰富多彩。我特别喜欢他的《水乡情》《古堡悠悠》与《山乡》作品,将玻璃银光刻,推陈出新,以版画笔法,剪纸构图造型,表述中国画意境。只有博通理悟多种绘画艺术元素,才能达多种艺术元素交融一体的境地。
之华从晨至暮,不停执笔,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虽然工艺,然其基础功力与意志,非常人所至。他还热心于为中小学生传授玻璃银光刻工艺,并使其艺术成为青少年所喜爱。
艺无大小,贵于精益求精。相信之华的玻璃银光刻艺术,会走向更加宽阔的艺术天地,创作出更加精美的艺术,奉献给社会。
——章方松
(知名学者)
 
山乡幽静
去年十月,温州博物馆永久收藏了项之华玻璃银光刻作品《山乡幽静》。从项之华的作品里,我们看到年轻非遗传承人的担任和勇气,以及技巧的“突围”上的禀赋和自信。
事实上,这幅在省里获得大奖的代表作,就是一张以玻璃为载体的现代版画。黑白两色,极简手法,小道、树、山舍,在线条节奏、韵律、对比、均衡的谋划之中,传统镜面画里司空见惯的福禄寿喜的“俗”题材已淡出,代之的是个性突显、富有时代特色的画面构架。纵观之华的众多作品,可以清楚地看到他对玻璃材质表现力的拿捏,已渐入佳境。这些年,他在温州各地博物馆、专题馆陈列布展中牛刀小试,屡屡中的,并开始受到博物馆业界的认同。
“莫愁前路无知己”。这些年,项之华对玻璃银光刻的走向,已经具备了明确规划,既体现了他在多年手艺的实践过程中的初心,也反衬出他今后对目标执着的雄心。之华不但注重个人对技艺的“承”上下功夫,而且有意识在“传”字上做足文章,他在校园、社区、文化场所非常注重推广,创立教学基地,助力文化驿站,主动开设公益课堂,简化制作手法等,都为玻璃银光刻培育了潜在的有生力量,很好地嫁接了传承的关系。正因为他这种舍我其谁的精神,才有了“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佳境,才有了 “形将就木”的传统技法“活态传承”大好局面,才有了“渐行渐远还生”的美好明天。

 

——高启新
(温州博物馆副馆长)
 
满腹珠玑

 

 

【艺术微评】
初识项之华的作品还以为是版画,但是线条又有着钢笔画的流畅和细腻,再细看,还有剪纸的构图,最后传达的却是中国画的意境,他就是这样触类旁通地开拓着自己的艺术世界,这个世界就是“玻璃银光刻”艺术。对于他的作品,我偏爱《山乡幽静》那一类,以黑白造型为主,黑色打底除了强化夜的寂静外,还将这门艺术的独特性进一步予以了彰显;他的作品在简单的黑白之中有着丰富的变化,无论是点线面,都有着他对世界的理解和对艺术的感悟。

 

——郑晓林
(文艺评论家、“新峰计划”执行人)
 

 

鱼殇
   
初冬
 
晨之雾
 
连年有余
 
福禄寿禧
 
内容源自|杭州日报艺术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