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书法>协会资讯>协会动态 > 协会动态
0
【篆刻教程5】 识印(四)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9-15

汉代在中国文化史上,是一个辉煌灿烂的时代。她在军事上的强大、经济上的全面发展,使得农业、手工业、以及相应的上层建筑,如哲学、文学、史学、科技、艺术等,都无不超越前代。由于政治、经济、文化诸因素的影响、手工业制品也得到兴盛发展。这些都给印章艺术的发展,创造了条件,起到了直接或间接的促进作用。加之当时有用印之嗜,厚葬之风,生前官民皆人手一印,死后随之殉葬。因此,汉代印章特别发展与成熟,不论在形制工艺,印钮等方面都极为完备精美,一直为后代篆刻家作为学习的典范,为广大艺术爱好者所赞赏。本篇摘录自刘江著《篆刻教程》,与读者分享汉印临摹、创作等相关知识。(来源 西泠印社)

 汉代是刘邦拥为高帝始(公元前206年)到曹丕取代献帝时止(公元220年),前后经历了426年。划分年代,主要是从出土汉印时作过科学发掘,或根据官职与文献的记载,或两者结合,来考订确切的年代。 

按印材制作分 (根据印材制作分,大概有四种分类:铸印,凿印,刻印,琢印,分四期介绍) 

汉代的印绝大多数都是铜质铸成。少数印材,有金、银、玉、玛瑙、琥珀、木、石等多种。现按制作手段略述于后: 

1.铸印 汉至南北朝时代,无论官私印,多以铸印为多。铸印印材,主要是铜,其次是金、银、铅等金属类。铸印的特点:由于铸印要先制印模,然后以熔化之铜液灌入印模内,冷固后取出。制作要经过数道工序,因此线条一般较粗,转角处多呈浑圆、因而形成铸印具有线条粗重、匀稳,转角圆浑,不露刀痕,含蓄、厚重,有力量等特点。 

(1)铸印中金印 

有云南出土的“滇王之印”,江苏出土的“广陵王玺”,陕西出土的“朔宁王太后玺”,河南泌阳出土的“关内矦印”等。 

 

 

滇王之印 

 

 

朔宁王太后玺 

 

关内矦印 

(2)银质铸印 

 

汉代银质铸印有“附马都尉”、“琅琊相印章”、“校尉之印”等官印。私印有1973年出土的“刘骄”。1977年在邗江县汉墓出土的“妾莫书”等。 

 

 

 

 

 

附马都尉 

 

琅琊相印章 

 

校尉之印 

 

妾莫书 

 

 

(3)铜质铸印 

这一类最多,如“安平矦印章”、“都乡矦印”、新莽时的‘新前胡佰长”、魏代的“关内矦印”,晋代的“殿中司马”等等,均为铜铸印。 

 

 

 

安平矦印章 

 

都乡矦印 

 

新前胡佰长 

 

殿中司马 

  

(4)铅质印 

铅质印传世品有故宫博物院藏“五原侯印”、“五原都尉章”两面印。《十六金符斋印存》中有“长安狱丞”、“□园□印”两面印。有人见此印无穿疑为铸印之母范。 

 

 

 

五原侯印 

 

五原都尉章 

 

长安狱丞 

 

□园□印 

 

 

2.凿印   

凿印是用刀在较坚硬的印材上槌凿而成文字的。其特征是刀痕显露。甘旸《印章集说》中说:“凿印以锤凿成文,亦曰镌,成之等速,其文简易有神,不加修饰,意到笔不到,名日急就章,军中急于封拜,故多凿之,以利于便”。 

(1)铜质凿印 

西汉时给兄弟民族的官印,以及少数官印多为凿印,东汉时因军方急需,凿印较西汉为增。如“明威将军章”、“折冲将军章”、“广武将军章”、“振威将军章”等,晋代如“晋归义羗王”、“親晋王印”、“辅国将军章”,十六国时的“部曲将印”、“殿中将军章”、“将兵都尉”等。 

 

 

 

折冲将军章 

 

親晋王印 

 

辅国将军章 

 

部曲将印  

 

(2)石质凿印 

1973年在湖南长沙汉墓出土中,有不少滑石质印章、凿制草率,可见其用刀之迹。如“长沙司马”、“长沙印”、“长沙祝长”、“南乡三老”等。另半通印如“梃中”、系黑色石。“梃中”乃乡名。 

 

 

 

长沙司马 

 

长沙祝长 

 

长沙 

 

梃中  

 

(3)金质凿印 

湖南长沙出土的晋“关中侯印”,龟钮,如“晋归义胡王”,为金质驼钮凿印。南齐“河东太守章”。鎏金印有北齐“临渭男章”等。 

 

 

 

关中侯印 

 

晋归义胡王 

 

河东太守章 

 

临渭男章  

(4)银质凿印 

如南齐“平山护军章”。《南齐方·州君志》:平山属广州宁浦县。 

 

 

 

 

 

平山护军章 

3.刻印 

刻印与凿印基本都是用刀在印材素面刻凿文字。但由于用刀法不同。故表现效果上有差别,如在铜上,可先铸成文字,不满意处,以刀补刻而完整或直接镌刻;在木质印材上,则用利刃修治而成;在石上可凿可刻。一般凿印刀痕显露,下刀收刀处历历可见,而刻印,往往刀痕不是太露,但仔细审视,仍可窥见端倪,似有介乎铸凿之间的味道,而字体较规整,笔画较严谨等是主要特征。 

(1)铜质刻印 

有的工整的似铸印,有的则略显刀痕,如“祈连将军章”、“楪榆长印”、三国时蜀国的“遂久令印”、“汉归义羗长”、“汉鲜卑率众长”等官印。私印如“徐病已印”、“王骑将印”。 

 

 

楪榆长印 

 

阳翟令印 

 

遂久令印 

 

汉归义羗长  

 

(2)木质刻印 

典型的木质印材刻印,要算1932年在朝鲜古乐浪王光墓出土的“乐浪太守□王光之印”、“王光之印”、“臣光”。1973年在湖北江陵凤凰山十号汉墓出土的“张偃”、“张伯”两面印。近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一号墓出土的“辛新追”等印。 

 

 

 

乐浪太守王光之印 

 

王光之印 

 

臣光 

 

张偃 

 

张伯  

 

(3)石材刻印 

五十年代在湖南长沙西汉墓葬中曾先后出土数十方滑石印,有的是凿印,有少数刻得工整,刀痕不露,如“罗长之印”、“长沙顷庙”、“上沅渔监”、“长沙仆”。山东枣庄市曾出黑色石质,两面同为“武原令印”,疑为印母。 

 

 

 

长沙顷庙 

 

长沙仆 

 

武原令印 

 

武原令印  

 

(4)银质刻印 

如曹魏时的“虎牙将军章”。“裨将军印章”。后汉“琅琊相印章”。近年出土字迹精好的“驸马都尉”、“校尉之印章”等。 

 

 

 

裨将军印章 

 

驸马都尉 

 

校尉之印章  

 

(5)金质刻印 

如1981年在江苏邗江县甘泉二号墓附近出土的“广陵王玺”、云南出土的“滇王之印”,湖南长沙出土的晋金印“关中侯印”、“永世侯印”,广州出土的“文帝行玺”等。 

 

 

 

广陵王玺 

 

关中侯印 

 

 

 

永世侯印 

4.琢印  

琢印,即一般不是使用刀具镂刻成字的。玉质、玛瑙等印材,质地坚硬,为一般刀具所难奏效的。一般是解玉砂(玉的硬度一般为六度,解玉砂硬度在6.5至7度左右),通过轮轴带动的磋磨工具,徐徐磨擦,依文字线条磋琢出来。琢印一般都是白文,线条圆润、光洁,遒劲,文静、典雅,是其特征。 

(1)玉质琢印,线条笔画起止,有二种,一种是笔画头尾,方起方收,如近年出土的有“辛偃”、“李嘉”。长沙出土的“陈闲”等,传世品有“马姬之印”,“由莞”、“丁比干”等,一种是线条起止处,较尖细,线条中断,略粗匀,如“公孙毂印”、“□朱方”等。 

 

 

辛偃 

 

李嘉 

 

陈闲 

 

由莞 

 

丁比干 

 

公孙毂印 

 

□朱方 

 

 

(2)玛瑙琢印,玛瑙质坚与玉相似。如“桓启”、“赵安”、“曹□”、“妄□″等,均为近卅年所出土。 

 

 

 

赵安 

 

曹□ 

 

妄□  

(3)琥珀琢印。琥珀是一种碳、氢、氧组成的有机物,色蜡黄或红褐。质地与玉相近。传世品有“□禁私印”、“李君之印章”。 

 

 

 

□禁私印 

 

李君之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