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协会>民间文艺>协会资讯 > 协会动态
0
新锐榜|新峰计划优秀青年艺术家——王昕:守住竹木之魂的匠人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发布时间:2020-05-30
 【新锐榜】

我们是“新峰计划”优秀青年艺术家! 

在本期的“新锐榜”栏目中,我们将认识青年艺术家王昕。一段枯竹,半截木头,经过王昕之手,便成了一件精美的竹雕工艺品。出于对竹木雕刻这门手艺发自内心的喜爱,王昕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他一直坚持学习和探索雕刻技艺。在赞叹古人精深的功力同时,也要有大胆的新思维。寻找美,发现美之气韵,这也是他未来创作的努力方向。

王昕:守住竹木之魂的匠人


王昕,宁海人。工艺美术师,中国民协会员、浙江省民协会员、宁波市非遗宁海竹刻代表性传承人。入选浙江省造型艺术青年人才培养“新峰计划”(工艺类)。作品曾获得中国(广东)民间工艺博览会“岭南杯”金奖、第三届浙江省工艺美术双年展金奖,入围第十三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优秀民间工艺美术作品。
王昕自述:我所从事的是传统的竹木雕刻 ,其大概也算东方艺术范畴内吧。东方的艺术是以神韵为主要审美意趣,通过器物的形体给观者以美的享受。

东方艺术的造型以线条为主要形态的方式出现,而非西方艺术中以团块形态的方式表达,不管是雕刻、书法、绘画、建筑,都运用了大量的线条为主,就算偶尔出现了团块也要用若干个线条来破之。既然有了线条就要考虑线条在器物造型中的排序作用。器物造型中有了虚的存在,其中意境才会壮大,虚不是真正的虚空,是观者与戏剧形成的感情共鸣。虚在传统的竹木雕刻中是以大量空白的形式出现,那是借景移情,留白使作品有了呼吸,有了眼睛,也有了感情,更形成了作者的一种风格。那不是虚,那是一百观者有一百个感悟的地方,是体现神韵的地方,那是形成让人捉摸不透美的地方。

案上烟云

群仙祝寿笔简

【学术简评】

竹刻从明代中后期兴起,对数百年后的中国雕刻和镌刻艺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宁海山区有丰富的竹材资源,可供竹刻者所用。几百年来,宁海竹刻自成一派,竹刻后不需敷色,不需涂油,不需髹饰,以自然风趣见长,朴素简洁。由于竹材易得,竹刻者须殚精竭智,博采众长,方能与珍贵的玉、犀角、象牙、紫檀等一争高低,故竹刻精神也可与金玉精神一较高下。王昕认为相比竹雕,竹刻更能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流动感和飘逸感,一件竹刻作品可以集雕刻、书法、绘画于一身,呈现出特有的东方艺术神韵,考量的也是竹刻者的艺术修养。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这是王昕的竹刻艺术理论,保持材料的天然,因材施宜。他的良师兼朋友应伟建送他五字——得趣即神仙,所言极是。再看作品《履凫》,取自一截天生竹筒,风景布局无不得当,人物形态与神韵呼之欲出,得自然造化之妙。不禁让人想起王乔化履为凫而乘之往来的传说,惊叹于王昕在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工艺性之路上的探索和追求。
王昕出生于1981年。作为2016年度浙江省造型艺术青年人才培养“新峰计划”(工艺类)中的一员,一定能走得更稳,更远。

——陈峰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协会会员)


履凫

【艺术微评】

王昕是居住在宁海的竹刻艺术家,和他接触不多,但我宁海古玩圈里的几位老师朋友,对他颇有期待,觉得他好学有上进心,有自己的想法。这个评价很中肯。王昕出师以后,先在仿古家具厂做家具雕刻,之后,他从事木雕、古建筑、古家具修复,由此大量接触到一些优秀的传统雕刻作品,这为他艺术追求汲取了传统的养分。因此,他的竹刻呈现出一种奇异的流动感和飘逸感,整体造型下具有浓厚的书卷气,线条在器物造型中有了艺术的虚空,意境因此有了呼吸,有了开阔,并且得以壮大。在保持传统的基础上,给人以崭新的内容与形式,这将成为王昕这一代工匠的永恒匠心。

——郑晓林

(文艺评论家、“新峰计划”执行人)



得趣即神仙竹刻

【师友说】

时间在我这儿可以打包了批发来计算,暑假、学期、寒假......王昕那儿则是就着一片片一段段的竹器来计算的,我们的时间不大同步。他说刻上手了就忘记了日日夜夜,他的时间是一刀一刀刻过来的。上次我给他梅、兰、竹、菊和一卷小楷《心经》的稿子,十来天的功夫,四块梅、兰、竹、菊臂搁,一块《心经》臂搁排在了我的画案上。我摩挲着《心经》臂搁,用手指触摸密密麻麻凹凹凸凸的笔画,这样一片竹片,缩小了的《心经》,每一刀下去要琢磨笔意,以刀就竹又须以刀味刻出。我以为抄经端坐的工整与抄写的持久,足以磨炼心性,若又用刀刻出不知繁复几十倍。之后打磨又需不厌其烦,直至本来粗粝的竹片抚之如玉,莹润光滑。这中间,时光也是一刀一刀,起起伏伏、深深浅浅,而时光也就这样久了,仿佛旧了。
这便是匠人的日子,沉静,不浮躁。
王昕许多“小作品”所耗时日更甚于《心经》,常常要累月才能完成。他给我看过一个竹香筒,用一节小竹子透雕,雕满了山水、花木和人物,巧妙地镂出许多可以漏出香气的孔来,造型生动自然,层次丰富,很见工夫,也很见功夫。
匠心,正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稀缺品,稳妥安静地扎在王昕的手艺里。王昕还年轻,可别弄丢了。

——应伟建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不器随形摆件

【藏家说】

寻常所见的雕刻工艺品,都是一些精雕细琢、穷工极巧之作,亭台楼阁精美富丽,达官贵人形神毕肖:这的确会令观赏者赞叹其精湛的雕镂之功,可是很少有令人心动、见之忘俗的作品。而王昕的竹刻作品就有一种独特的魅力,不落窠臼,总会让人眼睛一亮,并莫名地喜欢上它,以致爱不释手。他借助自己精湛的雕刻技艺,将国画、书法、中国古典文学与中国传统的哲学理念高度融进自己的作品中,善于因形取势,不多做人工修饰而尽显古朴淡雅,每一件作品都透着一种自然天成超凡脱俗的神韵。王昕个人深受老庄思想的熏染,崇尚“师法自然”“无用之用”“大巧若拙”。他总能在遭人废弃的无用竹料中觅得自然造化之趣。他的雕刻理念可以用他自己的一件作品来概括——得趣即神仙。
一段天生的靠近根部的扁平略歪斜的竹料,剖去一半,竹节间距不一,左右宽度也不相一致。正面上部用留青刻法刻着“得趣即神仙”字样;中部靠右也用留青技法刻着一尊小小的禅坐佛像,取其形而略去细节;底部一节,留有根须的痕迹,呈点状,犹如念珠:蕴含着人生真趣,虚静恬淡,逍遥自在。背面完全保留天然之形,仅仅将表面打磨光滑而已。因岩石重压后扭曲变形的那一节节竹节,再加上水土侵蚀后留下的斑驳痕迹,犹如生命的阶梯,人生在攀爬的过程中充满艰辛与苦难:这一切又藏在背后,不为人知。整件作品看似拙劣,不见精雕细刻,但尽显人生况味,境界十分超然,正所谓“传神只作萧疏笔,经久由来以朴存”啊!

——月下蕉窗(藏友)


不语山水臂搁一组


内容源自|杭州日报艺术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