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浙江省网上文联! 用户名: 密码:

您的位置:首页 >> 第四届中国西湖国际魔术交流大会 >> 文件汇总 >> 详细信息

魔术论坛嘉宾讲话--浅谈魔术艺术的历史传承、发展与创新(杨宇全)
信息来源:    发布部门: 浙江省杂技家协会      发布时间:2014-12-19


魔术,本是一个“舶来词”,在中国历史上,原被称作“幻术”、“玄(眩)术”、“奇戏”、“鱼龙之戏”,民间俗称“变戏法”,直到一百多年前西洋魔术传入中国后,才改称魔术,其称谓一直延续至今。魔术艺术可谓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它是一门既古老又神奇的艺术,迄今仍散发着强大的生命活力。据史料记载,中国是魔术艺术的发源地之一。早在公元前500年,祖先便有了“连环”的记述,迄今仍为世界众多魔术大师所表演的“环扣可解”均被称作“中国环”。两汉时期“眩术”的交流尤为频繁和活跃。据司马迁《史记》记载,公元前108年,安息王(安息的地理位置大致位于今天的伊朗一带)“以大鸟卵及黎轩善眩人献于汉”,来中国表演“眩术”。东汉张衡的《西京赋》也记载了来自西域的魔术师“吞刀吐火”、“划地成川”等魔术节目。

有史记载最早表演“食针”或曰“吞针”幻术节目的为出生在龟兹国(今新疆库车)的西晋名僧鸠摩罗什,他不仅是一位闻名西域的佛学大师,也是一位促进中西文化交流的魔术大师。

因此,魔术也是我国对外文化交流活动中开展得最早的领域之一,至今在对外文化艺术交流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

东汉末年、三国时期被称为“魔术之鼻祖”的左慈是我国魔术史上第一位见诸史料记载的有名有姓的幻术家。据《后汉书?方术传》载: “左慈字元放,庐江人也。少有神通……”他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表演四套新奇幻术:盘中钓鱼、盆内生姜、取酒不竭及隐遁之术。      

而早在我国宋朝时期魔术就有了自己的行业协会——云机社。据专家考证,它也是我国最早的、较为完善的一个魔术专业组织,其社员最为擅长的表演节目为“古彩戏法”,而作为南宋时期的都城临安(杭州)的“勾栏瓦舍”曾是孕育和表演魔术艺术的重要场所。据史料记载和专家考证,我国古代魔术发展到宋代开始分科,出现了“手法”、“撮弄”、“藏挟”等若干类型。据载,古彩戏法自南宋以来就在杭州的勾栏瓦舍、街头以及喜庆堂会频繁演出,对后世产生很大影响的著名的传统节目“仙人摘豆”即由宋人所创。由此观之,自古迄今杭州就与魔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有人把魔术总结为四句话,即:“听起来神出鬼没,演起来偷梁换柱,看起来捧腹大笑,点破了恍然大悟。”的确,魔术是一门集知识性、科学性、趣味性于一体的视觉艺术,它无需翻译,几乎不受语言限制,不太受观众国籍、民族、肤色、性别以及文化水平高低的制约,它是一门真正的“世界性的艺术”,这些得天独厚的特点使它成为最受观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之一。

在历史上,中国的魔术艺术曾辉煌一时,“鱼龙曼延”、“凤凰来仪”等都是汉“百戏”中非常有名的大型魔术表演,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像左慈一样神乎其神富有传奇色彩的魔术大师。到了近代,中国民间魔术虽不比现代的西方魔术有着大舞台、大组合、大制作的灯光、特技和音响下制造出来的魔幻感觉和恢弘气势,但由多种文化元素相结合的中国魔术,往往凭藉着自己短小精悍的表演形式与出奇制胜的演出效果而赢得人们的啧啧称奇,它以自己独特的文化内涵与艺术魔力演绎着东方传统文化的神奇。进入当代,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中外文化艺术交流的日益频繁,中国的魔术师们,本着“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艺术宗旨,将传统的“古彩戏法”与西方现代魔术技艺有机结合,创演出了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魔术节目,并且涌现出许多优秀的魔术表演艺术家。

近年来,国内魔术事业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由于受传统历史文化的影响,除了专业表演团体,魔术表演者大都处在游兵散勇、单打独斗的状态,根本成不了多大气候,而且一些节目单调重复、手法雷同,形式上互相模仿大同小异,再加上魔术自身的保密性行业特点以及相关产业链如魔术创编、道具的制作、演出机制等方面的不足,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魔术艺术更好的发展。

在“魔术热”的表象后面也存在着许多令人担忧的问题。而一味模仿、缺少创新意识则是当今魔术界最为突出的问题。

前些年台湾魔术师刘谦借助央视春晚这个平台“一炮走红”以后,一度远离大众视野的魔术艺术似乎又“重回人间”,近些年随着“魔术热”的不断升温,从台风到着装甚至说话的腔调都出现了不少刘谦的粉丝与模仿者,一段时间以来魔术舞台上“山寨版刘谦”并不鲜见。牌技火了,舞台上便是眼花缭乱的“纸牌纷飞”;“变脸”红了,于是乎满舞台尽是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变脸”表演!长此下去,这种追风逐浪的一窝蜂现象对魔术艺术的发展显然是弊大于利的。从模仿与创新的角度而言,向名家学习是必要的,模仿也无可厚非;但一味的模仿,亦步亦趋,循规蹈矩,拾人牙慧者永远不会形成自己的艺术特色。大画家白石老人当年就曾谆谆教诲过自己的弟子“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因此只知模仿不知创新者不仅永远形不成自己的艺术风格,而且永远只会匍匐在名家脚下而难以逾越!

忽视传统,厚今薄古,食“洋”不化,一味求新猎奇,已成为当今魔术创新的瓶颈。

放眼当今魔术舞台,我们会发现许多青年魔术师越来越多的青睐于西方魔术,而我国的传统戏法似乎越来越受到冷落,其表演的舞台空间好像也越来越小,中国传统魔术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困境,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发展中国传统魔术,的确是摆在每一位魔术艺术工作者面前的严峻课题。

譬如历史悠久曾经在舞台上火爆一时的中国传统魔术——古彩戏法,曾以平中求奇、出神入化的巧妙手法征服过大批国内外观众,而在眼下的魔术舞台上已是鲜见演出,且大有日渐式微之趋势。近些年来随着西方魔术的冲击再加上其行业私密性等特点,目前已经处在青黄不接人才匮乏的境地。

“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舞台高科技或多或少的掩盖了魔术(尤其是大型魔术)表演的“奇”与“险”。

据笔者调查,一些看过魔术演出的观众认为,现在的魔术表演“蛮花哨的”、好看是比以前好看多了,但面对变幻无穷眼花缭乱的旋转舞台,特别是一些“大场面、大制作”的大型魔术,有时让人分不精哪些是高科技手段,哪些是演员的“真功夫”。的确,现代高科技手段丰富了舞台表演的观赏性,但高科技有时也是一把“双刃剑”,在一定程度上也掩盖了实打实的技巧。长此下去,不仅使魔术表演对高科技形成依赖性,而且还会导致魔术演员基本功的退化。

因此,要加强魔术艺术的文化品味,挖掘其文化内涵,提升其艺术境界,避免干巴巴的单纯的技巧展示式的“炫技表演”,最好的良方就是既要继承本民族的优秀传统又要常怀出新创新意识。

传统戏法是我国传统魔术的根基,不仅是魔术历史发展的见证,还是中华民族聪明才智与优秀文化的结晶。因此,呼唤文化主管部门与有识之士,应该将“古彩戏法”这一古老的传统魔术形式列入非遗保护名单,有目的有计划的培养非遗传承人,不断提升传统戏法“非遗保护”的传承能力,推动传统戏法在新时代的“活态传承”,让传统戏法与西方魔术有机“嫁接”,使具有中国特色更具生命力的创新魔术走向世界,真正让我国传统戏法重放异彩,在新时代得到更好的传承与延续。

此外还要做好如下几点:

首先要重新加深对魔术艺术发展规律的再认识,进一步解放思想,继续提升创新意识与精品意识,要不断拓展国内外的演出活动,丰富演出节目,提高演出质量。努力提升中国传统魔术的国际视野,采取“走出去、请进来”战略,既不厚今薄古,也不重洋轻中。所谓“走出去”就是让中国的魔术家们多参加一些世界顶尖魔术艺术的交流会,开阔视野,拓宽思路,在比较中了解中西方魔术的不同特点,取长补短,从而找到自己的优势与不足;同时也要把国外的一些优秀的魔术家及优秀节目“请进来”,借鉴、吸收和学习国内外先进的节目与技巧,“它山之石可以攻玉”,用“拿来主义”取其精华,为我所用。同时还要多向姊妹艺术汲取营养,全方位地挖掘和继承优秀的传统魔术遗产。加强国内外交流,打破区域界限,强强联合,优势互补。如通过举办“长三角地区‘金手杖’魔术大会“及“中国西湖国际魔术交流大会”,提高浙江省及杭州市魔术艺术在国内国际舞台上的知名度与竞争力,通过持续不懈的努力力争在未来几年把“西湖国际魔术大会”打造成世界顶级的赛事,成为浙江又一张“文化名片”。

再次,要加强魔术艺术的理论研究与建设。相较于活跃的魔术表演而言,魔术理论的发展与建设仍显的十分薄弱,除了魔术理论一向不被重视、魔术自身的私密性等历史原因外,重要的原因之一便是长期以来魔术界所形成的重技巧训练、轻艺术修养,重创作演出轻理论学习的风气未从根本上得到改观。因此,花大力气下苦工夫,着实重视魔术艺术的美学研究与理论建树,逐步形成具有中国魔术艺术特色的理论研究体系,应该列入当下魔术艺术发展的议事日程。

 同时,还要加强魔术队伍建设,逐步改变以往仅靠观摩演出、看录像、进排练场及简单的动作模仿等仅仅注重技巧学习的固有方式,提升理论水平、强化魔术从业者的文化知识学习,培养具有较高艺术修养和文化素质的魔术队伍,这是魔术艺术可持续发展和繁荣的重要保证。   

相信随着时代的发展和人民群众欣赏口味的不断提高,我们的魔术艺术家们一定能创作出更多富有中国气派和民族特色的优秀之作,以奉献给我们这个不断出新创新的时代。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隐私声明 |后台管理
版权所有 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杭州市建德路9号 邮编:310006
电话:0571-87880079  传真:0571-87020301  信箱:swlbgs@163.com  浙ICP备18034973号